標籤彙整: 鄭性澤

枉法裁判天價國賠 耗費民脂民膏於無形

圖片來源:中央社

讀者投書:鄭翊妡(退休人士)

民主法治社會制定法律無非在保護「公理正義」之實踐與安頓民心,成為保障人民生命、財產、自由,免於恐懼、痛苦、悲傷的偉大屏障!因此「勿枉勿縱」猶如「天律金牌」謹慎用之不得有誤! 繼續閱讀 枉法裁判天價國賠 耗費民脂民膏於無形

喊話司法人員「要編故事也編好一點」 臥斧:冤案就像寫壞的推理小說

臥斧認為,冤案像是寫壞了的推理小說,硬把一個角色塞進犯人的位置。(盧逸峰攝)
臥斧認為,冤案像是寫壞了的推理小說,硬把一個角色塞進犯人的位置。(風傳媒記者盧逸峰攝)

2017年10月26日上午11點,台中高分院宣判鄭性澤案再審結果,沒開槍殺警卻遭判死刑的鄭性澤獲判無罪,讓他在背負15年「殺警兇手」冤名、苦蹲4322天冤獄之後,終於重回清白;在這背後,除了冤獄平反協會與廢死聯盟的奔波、作家張娟芬以鄭案為背景寫就的《十三姨KTV殺人事件》外,較少為人知的,其實還有7篇「寫壞了」的推理小說。 繼續閱讀 喊話司法人員「要編故事也編好一點」 臥斧:冤案就像寫壞的推理小說

60分鐘》司法冤大頭?! 等待天明

中視新聞、

林金貴

入獄9年獲釋首受訪,林金貴談有苦難求。(中視新聞)

遭指認入獄9年 林金貴獲釋首受訪

林金貴

弟林金貴遭判無期徒刑,姊姊說家人也陷入無間地獄。(中視新聞)

事實還沒擺在眼前,一直攻擊,最後跟你說,不是你,那攻擊傷害有多大?受害的人心情又是怎樣呢?」2017年4月21日,40歲的林金貴步出台南監獄,終於見到睽違九年的藍天白雲繼續閱讀 60分鐘》司法冤大頭?! 等待天明

《進擊之路》 一部你我都該關注的人權紀錄片

進擊行動:右手握拳、腳踩在冤錯假案紙箱上,右手出拳,踩平冤錯假案紙箱;呼口號:進擊吧!平反冤錯假案! 進擊!進擊!再進擊!(圖:Brain.com.tw)

時至今日,民主法治的台灣社會,仍然存在著許多亟待被平反的冤錯假案。《進擊之路》紀錄了2013年以來,民眾熟悉的幾大案件,便是希望能藉這些案件,喚醒每個人心中的公義,一起對抗社會的不公不義。 繼續閱讀 《進擊之路》 一部你我都該關注的人權紀錄片

鄭性澤殺警案重審 被害人家屬:司法反覆令人心寒

鄭性澤強調對他而言,他被冤枉,他也是受害人。(記者張瑞楨攝)
鄭性澤強調對他而言,他被冤枉,他也是受害人。(記者張瑞楨攝)

〔記者張瑞楨/台中報導〕2002年1月5日在台中市豐原區十三姨KTV槍戰中,被指控槍殺豐原警分局小隊長蘇憲丕的死囚鄭性澤一案再審,殉職警察蘇憲丕家屬委託律師發表聲明,家屬「心痛地不能諒解」,這10年來(指判處死刑定讞至今),「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我們何嘗不思念家人,又有誰告慰我們家人?」,「司法的反覆,讓我們人民心寒,叫人民如何信賴?難道被害人(蘇憲丕)就該死嗎?」對此,鄭性澤說,殉職警察家屬的傷害,他感同身受,但「我也是被冤枉,我也是受害者」。 繼續閱讀 鄭性澤殺警案重審 被害人家屬:司法反覆令人心寒

更需要稅務的妥速審判法

 

圖片取自:新華網
圖片取自:新華網

遭羈押14年的死囚鄭性澤再審案,台中高分院檢、辯分別援引刑法、刑訟法、妥速審判法,認為鄭無犯罪嫌疑,庭訊後,宣示鄭性澤限制出境、出海,解還台中看守所,由台中高分檢開立釋票後放人。鄭母以及弟弟聽到獲釋不敢置信。鄭母說,全家能團圓,這是最好的母親節禮物。但重點是,這代表台灣的司法人權向前邁進了一大步。 繼續閱讀 更需要稅務的妥速審判法

鄭性澤獲釋 鄭母:很歡喜!母親節最好禮物

〔記者張瑞楨/台中報導〕

曾因殺警案被判處死刑定讞的鄭性澤,台中高分院開庭審理時,其辯護律師以速審法的規定,希望台中高分院合議庭釋放,鄭性澤則強調,他雖曾被判死刑,但因有人支持他(指辯護律師與人權團體),因此他沒有怨恨,不過,他以不要加重家裡經濟壓力,以及「被冤枉,我問心無愧」等理由,如果高分院裁定交保,他將拒絕交保,台中高分院審判長黃仁松與2名法官評議後,以檢方認為無繼續羈押必要等理由,裁定鄭性澤釋放,不過,因鄭性澤仍非百分之百無罪,因此限制出境與出海,鄭性澤的老母親興奮說,很歡喜!這是母親節最好禮物。 繼續閱讀 鄭性澤獲釋 鄭母:很歡喜!母親節最好禮物

焦點評論:不要再關鄭性澤

鄭性澤10年後走出看守所,心情沉重。圖:蘋果日報

關了14年以後,鄭性澤終於有機會出庭,告訴法官「我沒有殺警察」。過去10年來,鄭性澤是死刑犯,在2010年輿論沸騰、要把44個死刑犯全數殲滅的時候,他也是44個之一。死刑定讞是裸命狀態,每當出現重大刑案、民怨沸騰、政府無能、名嘴想領通告費的時候,死刑犯人就是眾怒的投射對象,而那時候,是沒人在乎鄭性澤冤不冤的。反正有人殺人,就要有人償命,至於殺人的與償命的是不是同一人,則非所問。 繼續閱讀 焦點評論:不要再關鄭性澤

【專訪殺警死囚】鄭性澤被關14年 想用這句話搏回人生

圖片出處:蘋果新聞
圖片出處:蘋果新聞

今年3月18日,台中高分檢為死囚鄭性澤聲請再審,這是檢方首次主動為定讞死囚聲請再審案例。消息傳入看守所,如同3月入春溫煦的陽光照進鄭性澤生活14年的陰暗囚房,鄭的心情難掩雀躍但又忐忑,他告訴首次來訪的記者:「如果有機會再審開庭,我第一句話要告訴法官 『警察不是我殺的!』」而明天台中高分院將針對是否准許再審首度提訊鄭性澤,他將有機會當面告訴法官這句話。 繼續閱讀 【專訪殺警死囚】鄭性澤被關14年 想用這句話搏回人生

自己造成的冤案自己救

作者:金孟華(國立交通大學科技法律學院助理教授)

圖:蘋果即時

檢察官的工作在追訴犯罪,聽聞檢察官就鄭性澤案為被告利益聲請再審,或許有人會覺得有點突兀。然事實上,依據我國刑事訴訟法的規定,檢察官應「於被告有利及不利事項,一律注意」,這也就是檢察官負客觀性義務的要求。檢察官的客觀性義務不是我國的特殊規定,而是法治國家所普遍接受的觀念。美國近年來在冤錯案救援運動更發展出一個特殊的趨勢:越來越多可能的冤錯案件是由檢察官重啟調查、聲請再審。許多檢察署為了有效處理冤錯案問題,紛紛成立「定罪完善小組」(Conviction Integrity Unit),由該單位專責處理喊冤案件。 繼續閱讀 自己造成的冤案自己救

Pages: 1 2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