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稅務獎勵金

【Yahoo論壇】濫稅官員從未懲處 反而有錢拿

讀者投書:楊雅婷(前媒體工作者)

慶富獵雷案和慶揚海科館案授信案的懲處名單中,有近半是基層職員,高層更無任何處分,遭立委黃國昌批「無恥」。別說金融機構如此,反觀我國財稅部門,濫稅情形多不勝數,但我們何曾聽說過有稅務官員因為開錯稅單、惡意徵稅而受過懲處?非但沒有,他們反而還有所謂的「稅務獎勵金」可拿,等於是「鼓勵違法」。依照台灣這種畸形的官場文化,只能說慶富案的究責結果不意外。 繼續閱讀 【Yahoo論壇】濫稅官員從未懲處 反而有錢拿

一月浪潮民怨沸騰 從北到南陳抗不斷/財長幹話人民泣血 青年吶喊要生存

▲新任監察委員剛上任,兩度接到法稅改革聯盟青年代表的陳情,大批民眾聚集在監察院前抗議國稅局貪圖獎金、違法超徵。

【記者王志誠/綜合報導】

1/10立委蔡易餘召開「納稅者權利保護法」公聽會-司法院、財政部賦稅署、法稅改革聯盟、中華民國律師公會全國聯合會、中華民國會計師公會全國聯合會等均出席。學者專家呼籲盡速修法,避免納保法淪為侵害人權惡法。 繼續閱讀 一月浪潮民怨沸騰 從北到南陳抗不斷/財長幹話人民泣血 青年吶喊要生存

台灣稅制要改革,別讓「獎金」侵害人權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有民眾在《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發起「廢掉民眾檢舉交通違規」的連署,原因是這樣的檢舉造成許多社會及法律問題,讓我想起檢舉達人月入百萬的新聞。 繼續閱讀 台灣稅制要改革,別讓「獎金」侵害人權

壓垮賦稅正義的最後一根稻草

123
總統蔡英文7/10在總統府主持「司改國是會議籌備委員會」第6次會議時表示,司法改革要提升人民對司法的信賴,提出的對策必須呼應人民的需要和感受。強調「司改要從人民角度出發」,用一般人看得懂的語言呈現成果,否則就是沒有做好社會溝通,白費努力。台灣社會正面臨諸多必須解決的難題,除了民生大事萬物齊漲,人民生活不易,荷包掐緊緊,主要原因平均薪資「倒退嚕」,連只求最基本「溫飽生活,安居樂業」都有點困難,人民的心聲政府聽到否? 繼續閱讀 壓垮賦稅正義的最後一根稻草

《納保法》淪為「財政布」的遮羞布?

▲稅務官司,搶錢,偷錢(圖/視覺中國CFP)
▲《納保法》美其名設了個納保官,卻都由財稅機關指定,完全沒有監督機制,會不會只是場假改革?(圖/視覺中國CFP)

文/鄭涼

近日號稱執政黨「讓步」而三讀通過的《前瞻基礎建設特別條例》,因整部條例裡面沒有界定本條例施行期間為何,只寫了「本條例施行期間」、「本條例自公布日起實施」,只要立法院沒有廢止這條例就「永遠有效」。這就是立法院的立法品質充斥著協商、妥協、交換。再立意良好的法案,版本經過一再協商後,全走了樣,犠牲了人民的權利,留給了公部門上下其手的空間。 繼續閱讀 《納保法》淪為「財政布」的遮羞布?

獎金助長不肖稅官濫開稅單的歪風

1

前立法委員黃淑玲驚爆,前財政部長王建煊離職時,自述可以領到千萬獎金,實在是令人吃驚。若以一位出社會才領22K的青年,光不吃不喝也要存38年才能有辦法存到千萬元,而國家高級稅務官員光領獎金就領到飽了,完全完勝時下青年的薪資,如此不公不義的事情,怎能讓辛苦繳稅的小老百姓們心服口服呢。國稅局官員們所領取的稅務獎勵金,毫無法源依據(2004年時遭國會刪除),但每年審查把關的立法委員,個個都摸摸鼻子就認了嗎?讓國稅局暗渡陳倉,爽領「沒有法源依據」的獎金,如此對得起全台灣納稅人民嗎。 繼續閱讀 獎金助長不肖稅官濫開稅單的歪風

全民宰相》原來都是稅務獎勵金惹的禍

文/姚廉潔

▲立法院財委會討論及初審遺贈稅修正案後,最後決議送黨團協商。(圖/記者林昱均攝,2017.03.15)
▲立法院財委會討論及初審遺贈稅修正案後,最後決議送黨團協商。(圖/記者林昱均攝,2017.03.15)

即將步入5月課稅季節,為了避免稅務人員因貪圖查稅獎金而濫行查稅,財務罰鍰給獎分配辦法於93年4月21日經立法修正為除舉發人外,執行人員不再發給獎金。前財政部長張盛和接受立委質詢編列千萬獎金理由時卻辯說:「沒獎金不足以養廉」,並大言不慚地說:「過去國稅局局長可領獎金百萬元」 繼續閱讀 全民宰相》原來都是稅務獎勵金惹的禍

網評》林麗真/財政部官大權力大綁架司法及立法

▲財政部長許虞哲日前被立委質詢財政部超徵900億元,卻不還稅於民,許虞哲和國庫署表示,財政上仍然是赤字,但未來有望減輕。(圖/NOWnews資料照)
▲財政部長許虞哲日前被立委質詢財政部超徵900億元,卻不還稅於民,許虞哲和國庫署表示,財政上仍然是赤字,但未來有望減輕。(圖/NOWnews資料照)

在台灣,稅務案件勝訴率僅6%,擔任稅務案件律師的陳昱嵐律師自嘲自己是「敗訴律師」,對於當今稅務機關存在的問題指出, 第一就是認定事實與社會脫節,國稅局對於事實都未親自調查就逕行認定,怠忽職守的現象在很多稅務案件都時常見到;第二則是選擇性辦案, 當案件同時進行刑事和行政訴訟時, 如果刑事判決對國稅局有利, 國稅局就利用刑事判決來做行政答辯, 但是若刑事判決國稅局敗訴, 國稅局竟然可以說刑事有刑事的考量, 行政有自己的認定方式, 讓稅務律師在處理過程非常無奈。 繼續閱讀 網評》林麗真/財政部官大權力大綁架司法及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