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司法獨立

護國之首要 必須剷除解釋函令惡毒瘤

photo_2018-02-02_18-39-35

作者/陳筱倩

隨著時代變遷,很多事物都會跟著改變。哪個時代所存留下來的文化;哪個時期所風靡的人物;哪個傳奇所留下的足跡,這些都是不可抹滅為後人景仰。然而,一國之法也必需跟著時代一起進步與修法,若法條經過時間的淬煉,還是維持原樣,這個國家不會進步,只會彌留在歷史中,而人民則在現代中被歷史摧殘。台灣目前的稅法活在20幾年前的戒嚴時期,沒有隨著時代進步修法外,更變本加厲的殘害人民,讓人民活在痛苦中。即使,修法了,人民的苦並未減輕,因為這些法都是在保官不保民,這該讓我們台灣人民何去何從?

繼續閱讀 護國之首要 必須剷除解釋函令惡毒瘤

台法官:給愛心司法人存活環境

台灣高等法院吳祚丞法官認為,法官有沒有愛心是個人問題,但是司法有沒有給存活的環境才是要思考的。(影片擷圖)
台灣高等法院吳祚丞法官認為,法官有沒有愛心是個人問題,但是司法有沒有給存活的環境才是要思考的。(影片擷圖)

【大紀元2017年04月03日訊】

當前台灣的司法改革正如火如荼的進行,不過當大家在思考台灣司法制度要朝哪個方向前進時,也應該把司法人所遇到的客觀環境納入考量。台灣高等法院吳祚丞法官認為,有沒有愛心是個人的問題,但是司法環境有沒有給愛心法官存活的環境,才是應該要思考的。 繼續閱讀 台法官:給愛心司法人存活環境

【司改交鋒】大法官的遴選方式應變更

王芝芝/退休公務員

司改國是會議第二分組日前舉行第2次會議,全數委員通過推動「裁判憲法審查制度」。資料照片

司法院長許宗力於3月6日司改國是會議提出,未來民眾認為定讞的法院判決侵害憲法對人民基本權利的保障時,可望能向大法官伸冤,請求大法官審查判決。立意甚佳,因美國大法官就有具體(訴訟)違憲審查,也就是事實審,而台灣大法官只有抽象法令違憲審查。但其先決條件是大法官要獨立審判。 繼續閱讀 【司改交鋒】大法官的遴選方式應變更

川普痛罵聯邦法官荒謬 被大法官提名人葛薩奇吐槽:總統推特讓人沮喪

文/廖綉玉

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人葛薩奇(AP)
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人葛薩奇(AP)

美國總統川普上個月簽署的「穆斯林禁令」引發強烈反彈,華盛頓州西雅圖聯邦法官羅巴茨日前指示全美暫停執行該禁令,川普在個人推特連續貼文反擊,痛罵羅巴茨這個「所謂的法官」意見荒謬,還說出事的話就去怪羅巴茨,激怒許多法界人士。連川普提名的大法官人選、聯邦第10巡迴上訴法院法官葛薩奇,8日都說川普的推特內容「讓人沮喪洩氣」。 繼續閱讀 川普痛罵聯邦法官荒謬 被大法官提名人葛薩奇吐槽:總統推特讓人沮喪

砲轟異議法官「引憲政危機」/總統槓法官 美瀕臨憲政危

美國憲政體制三權分立示意圖
美國憲政體制三權分立示意圖

川普因移民禁令引發的官司,槓上聯邦法官羅巴特,不但在推特連番砲轟這名「所謂的法官」,還呼籲行政部門挺他的「川粉」勿理會法官裁定,對獨立的司法權缺乏尊重,行徑令人側目。法律專家指,川普把反對己見的法官當敵人,毫不節制地公開攻擊,令人憂心美國已陷入憲政危機邊緣。

繼續閱讀 砲轟異議法官「引憲政危機」/總統槓法官 美瀕臨憲政危

司法不獨立 恐淪為整肅工具

李保明/財務人員

美國總統川普針對7大穆斯林國家公民的入境禁令,遭上訴法院駁回川普政府要求立刻恢復禁令的請求。翻攝《Vox》
美國總統川普針對7大穆斯林國家公民的入境禁令,遭上訴法院駁回川普政府要求立刻恢復禁令的請求。翻攝《Vox》

美國總統川普簽署行政命令,暫時禁止7個穆斯林國家的人民進入美國境內,遭到華盛頓州西雅圖聯邦地區法院法官羅巴特裁決暫緩執行總統的命令。在蘋論提到中國黨大於一切,司法是黨的工具,必須服從黨的領導。所以司法獨立是對國家暴力的有效遏制,我們要珍惜這個機制。筆者非常贊同,司法獨立有多重要? 繼續閱讀 司法不獨立 恐淪為整肅工具

退休金被大砍一刀? 檢察官協會:要顧及司法獨立性

聯合報 記者王聖藜╱即時報導
檢察官希望年金改革必須顧及憲政保障司法官終身職的宗旨以及司法獨立的用意。照片為示...
檢察官希望年金改革必須顧及憲政保障司法官終身職的宗旨以及司法獨立的用意。照片為示意圖,圖中人物非本文發言者。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年金改革會議決議將司法官退養金、優惠存款以及退休金所得替代率自98%調降為60%,「中華民國檢察官協會」今天下午表示,檢察官支持年金改革,但司法官有職業上的特殊性,希望年金改革必須顧及憲政保障司法官終身職的宗旨以及司法獨立的用意。 繼續閱讀 退休金被大砍一刀? 檢察官協會:要顧及司法獨立性

周強「反西方」惹議 中國知識圈發起連署 促請最高人民法院院長辭職

中國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反西方的言論惹議。圖為周強在中國十二屆人大報告司法院工作。(資料照/新華社)
中國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反西方的言論惹議。圖為周強在中國十二屆人大報告司法院工作。(資料照/新華社)

中國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14日在全國高級法院院長會議中,談及各級法院做好意識形態工作必須掌握的幾項內容:要堅決抵制西方「憲政民主」、「三權分立」、「司法獨立」等錯誤思潮影響,要旗幟鮮明,敢於亮劍,堅決同否定中國共產黨領導、詆毀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道路和司法制度的錯誤言行作鬥爭,決不能落入西方錯誤思想和司法獨立的「陷阱」,堅定不移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道路」。 繼續閱讀 周強「反西方」惹議 中國知識圈發起連署 促請最高人民法院院長辭職

司法獨立最重要 陳志龍:司法院如中國刑部 應予廢除

台大教授陳志龍認為,台灣司法長期受西方影響,但只影響到表皮,真正求真、民主的司法精神,台灣都沒有。圖/張家銘
台大教授陳志龍認為,台灣司法長期受西方影響,但只影響到表皮,真正求真、民主的司法精神,台灣都沒有。圖/張家銘

蔡英文總統於520就職演說中承諾將推動司法改革,10月召開司法國是會議(按,進度已有延宕,應是明年才能召開),獲得熱烈掌聲。針對新政府司法改革,台大法學院教授陳志龍表示,「司法獨立」是最「上位議題」,但現在司法院長掌控大權,是中國的「刑部大臣」,多少會干涉司法。他主張廢掉司法院,「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有司法院,只有法院」,應回復裁判機關「法院」,司法行政交由法務部負責。 繼續閱讀 司法獨立最重要 陳志龍:司法院如中國刑部 應予廢除

「像師公鈴鈴、唸咒」 鄭文龍:大法官一點屁用也沒有!

唐詩/台北報導 2016-12-17 16:22
「國民黨帶來的憲政體制就是『養米蟲體制』,美國那麼大,九個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就夠,但我們一百多個人,沒辦法解決問題」,律師鄭文龍今天在一場專題演講談司法改革,提到目前制度的困境。圖/郭文宏
「國民黨帶來的憲政體制就是『養米蟲體制』,美國那麼大,九個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就夠,但我們一百多個人,沒辦法解決問題」,律師鄭文龍今天在一場專題演講談司法改革,提到目前制度的困境。圖/郭文宏

「台灣的體制就是養很多政府機關、米蟲,台灣的特產就是政府機關多,官員多,百姓很慘,都在養米蟲,國民黨帶來的憲政體制就是『養米蟲體制』,美國那麼大,九個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就夠,但我們五個最高級單位,一百多個部長級待遇,卻沒辦法解決問題」,律師鄭文龍談到司法改革方向與主張時,提到目前制度的困境。

鄭文龍說,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只有九個人,「人家一年開一百多個庭,我們是四、五年開一次」,「我算過,我們(大法官會議)開一次庭是一億七千萬,美國一次呢?是三十萬到六十萬之間,差了五百八十倍,所以我們的大法官比美國高貴」,但台灣人賺錢有美國人的五百八十倍多嗎?所以為什麼人家司法有效率,國家會強、會進步,「因為他錢沒亂花嘛」!

「今天我講卡粗咧,我們大法官一點屁用也沒有!我們的司法院大法官真的一點屁用都沒有」!「有人舉例說,英國法官帶假髮穿法袍,說是人代神審判,我覺得這都是變鬼變怪、裝神弄鬼」,鄭文龍說,他很反對法官、檢察官、律師穿法袍,講一些術語在那邊鈴鈴,唸咒語,跟師公有什麼不一樣」?台灣的司法制度都是「師公制度」,都在那鈴鈴鈴,騙你的錢,這種制度要改」!

「台灣的法院可以給你自由參觀嗎」?鄭文龍接著說,他當法官22年,也不能自由參觀。但他可以到英國的法院自由參觀,帶小孩去玩,還進去法庭拍照,聽他們辯論,也不用先登記,「台灣還要先登記」,「我到美國最高法院,也是去迌,也去聽審判,也不用帶護照給他檢查」,這才是正港的開明的司法制度,它是親近人民嘛!「在英國時我的小孩去最高法院也去買泰迪熊」。

總統蔡英文將啟動司法改革,綠色逗陣之友會今(17)日下午舉辦「跨越司改國是會議的圍牆」座談會,邀請律師鄭文龍、高涌誠、真理大學法律系主任吳景欽等人表達看法。鄭文龍在會中以「司改藍圖-成為公正、正義的司法,非徒具形式的司法」為題發表專題演講,他以比較美、英和德國制的角度說明司改方向重要性,強調司法還沒民主化,不只消極解嚴,還應積極推動包括陪審制與法官民選,五個「最高法院」也應合併。

鄭文龍說,為何主張陪審團、法官民選、司法院五個院合併一個最高法院,而且要公開審判?以最高法院為例,美國最高法院是九個大法官,但我們有五個「最高」,包括最高法院、最高行政法院、司法院、大法官、公務院懲戒委員會等,「加起來一百多個官,這都部長級待遇,行政院系統才幾個部長?(司法院)10倍以上。但這五個單位都沒做什麼好代誌」。

此外,鄭文龍也比較英、德法制,他說,英國以前內閣制被批評「三權合一」,但以前樞密院是上議員兼的,所以2009年,檢察官律師大法官的桌子都一樣高,拿掉隔板和假髮了,就是穿西裝。反觀德國最高法院也是進不去,要當地的關係才進得去,「台灣更加不可以,這表示台灣的司法還在搞戒嚴嘛」!我們的五個最高法院都在搞戒嚴,司法還沒「民主化」。

「我們的最高司法單位都還在搞秘密審判,都還在戒嚴」,鄭文龍說,台下有很多民主前輩,但我們都忘了司法還沒民主化,這不只是戒嚴,人民還要積極參與審判,積極參與審判就是「陪審團」。第二就是法官民選,至少1/3或1/2要民選,檢察長、審判長要民選。

「司改會有個貢獻就是做法官評鑑,就是到法院觀察,法官有進步,但很有限」,鄭文龍說,他就聽到台中有個法官精神有問題,金門有個法官被處罰,因得到躁鬱症,台灣一直在說司法獨立,但卻只做一半,司法獨立要配套「可規則性」,美國一百多年就發現有問題,司法的INDEPENDENCE(獨立)要附帶ACCOUNTABILITY(課責)。

鄭文龍說,德國法官素質好,不是因為學經歷好,而是對人民的那個心。台灣的法扶早期沒基金會,一年准沒有幾件,德國一年補助七十萬件,十萬件不准,為什麼人民還願相信它的司法,是因為它體貼人民。「台灣的法官對人民體貼的心不清楚」,最高行政法院要廢掉,因為這群法官的訓練沒有體貼人民的心,「對人民的感覺是沒有,你把他打死他也聽不懂,因為他生活上沒有這種訓練,只會覺得人民無理取鬧」。

鄭文龍舉一個個案,「我很想哭,幫對造哭」,他說,對造是一個退伍軍人,去申請軍眷宅,後來去申請後繳錢建屋,但登記又不符,後來只好打官司,交五百萬擔保,他到行政法院去打,一、二審到最高行政法院都輸,說這是民事行政訴訟,只好再去打民事,又繳五百萬保證金,結果一審又被駁掉,說這是行政訴訟,「到底是誰審理?你要叫他去撞壁嗎」?而大法官解釋有好幾次了,「一點屁用都沒有」!

新聞來源:民報

(以上內容若侵犯您著作等相關權利,請留言舉報通知我們,我們將會盡快予以刪除。)

 

 

Pages: 1 2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