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刑以逞 誰則無罪

去年九月國防部北部軍事法院在針對江國慶案的無罪判決中痛批,空軍反情報隊非法取供方式,對江國慶進行威嚇和疲勞偵訊,完全是「淫刑以逞,誰則無罪」的寫照。然而這批「淫刑以逞」的人,北檢卻以「破案立功」,與江國慶之死無因果關係為由,全案仍不起訴偵結。為何北檢與軍事法院的看法差這麼多?

再者,當初江國慶並沒有經合法的逮捕程序,軍方隨便捏造一些藉口關他禁閉,接著刑求逼供、裝神弄鬼,逼得他受盡折磨而招供,招供就等於死刑,怎能以沒辦法預見會不會被判死刑,兩者間無因果關係做為解釋?陳肇敏等人已違反《刑法》第三○二條的私行拘禁致死,北檢真敢說完全沒有「因果關係」?「破案立功」四字一出,民意譁然,司法公信力掃地矣!

◎ 林允齊(作者從事文教工作,新竹市民)

自由時報 2012-08-25

 

北檢「破案立功」 司法「鋃鐺入獄」

拖了四百多天,北檢續查陳肇敏等人是否涉嫌濫權追訴致死、私行拘禁致死,乃至殺人罪等罪嫌,結果又繞回原點:仍舊「不起訴」。時機上,北檢刻意挑八月二十四日週五下午低調公布,想藉由吸睛的淫照事件偷偷轉移大眾焦點的不良居心,頗為明顯。

這次的不起訴處分裡,最值得議論之處乃陳肇敏等人不構成殺人罪理由。北檢認為陳肇敏等人雖以刑求取得江國慶有罪自白,導致其在軍審被判死刑,但陳等人的刑求行為是為了要「破案立功,非要致江國慶於死,兩者間沒有因果關係」,遂認定陳肇敏等人不構成殺人罪。北檢續查一年多,端出來的卻是這種奇談怪論,讓人匪夷所思。

江被誣指強姦殺人,依陸海空軍刑法第七十六條強姦殺人的規定,犯該罪者在軍事體系裡遭判處死刑可能性極高,這是當過兵的國民都普遍熟知的社會通念。就算退一萬步來說,陳肇敏等人把江國慶屈打成招,縱令其無法干預軍審,主觀上難道無法預見軍審將依該自白讓江國慶因此遭判死刑?再者,江國慶遭判死刑的關鍵是陳肇敏等人一手捏造的有罪自白,若無該關鍵自白,江國慶或許還尚在人世,難道這樣沒有相當因果關係?

本案乃台灣當代一大司法冤案,對此荒唐的不起訴,被害家屬必又提再議,江家已家破人亡,如今還要遭「司法絞肉機」反覆凌遲,情何以堪!

◎ 羅承宗(作者為崇右技術學院通識中心助理教授兼主任)

自由時報 2012-08-25

 

失聯27年丈夫欠稅 配偶竟被限制出境

新頭殼newtalk 2012.08.24 林朝億/台北報導

即便已經拋棄繼承,但可能還是必須面臨不確定債務追討或限制。在工廠擔任作業員、僅小學畢業的羅姓婦女,因27年沒聯絡的丈夫卓先生過世,而丈夫生前擔任人頭公司負責人,積欠8百餘萬元稅款,法院卻選派羅女士擔任公司清算人。雖然北區國稅局板橋分局長張世玢今(24)日表示,如果查無相關責任,不會要求羅女士償還欠稅,但還是可能要求法院將羅女士限制出境。

公司解散後,依公司法規定必須由公司負責人或股東擔任清算人清算公司資產,但如果是一人公司,只有一個股東兼負責人,若負責人死亡,沒有人擔任清算人,國稅局會依公司法第81條規定聲請法院選派清算人。法院通常會依據最密切關係原則來選派,一般會選該負責人的繼承人擔任清算人。

居住於豐原的羅女士,丈夫於27年前離家後,不再聯絡。去年6月接獲警方通知,丈夫卓先生路倒,被送到醫院急救後過世。羅女士女兒卓小姐表示,父親生前擔任人頭公司負責人,今年2月起,開始接獲國稅局公司欠稅通知,並要求提供公司財務資料。

接獲陳情的民進黨立委何欣純表示,羅女士本來就在辦理與先生的離婚官司,在得知先生過世後,則辦理拋棄繼承。但卻被國稅局向法院聲請,並由法院選派為該公司(百億公司)清算人。羅女士委由律師抗告表示,丈夫已離家多年,自己只有國小畢業,從未擔任任何公司行號文書工作,也不瞭解該公司營運,實在無能力清算該公司。

但法院卻駁回羅女士的聲請,何欣純表示,判決書竟然寫說:「聲請人(羅女士)與該公司形式上及現實上顯然無任何關係,確無能力,也無從清算此公司,且無義務擔任清算人,是有請求免除任職清算人之必要」、「所述縱為事實,仍不足認聲請人並無處理該公司清算事務能力」。

何欣純表示,根據國稅局統計,去年和今年(7月底)就有238件法院聲請指定清算人的案件,其中14件法院是指定國稅局擔任清算人、32件是指定不出清算人,國稅局都可以依此結案。

她批評做出判決的法官是恐龍法官,國稅局跟法官應該去瞭解個案狀況,查清楚誰是真正的公司負責人,而不是拿著戶籍資料草率指定一個親屬,就要她承擔清算公司的責任。

卓小姐表示,他們沒有父親這家空頭公司的帳冊,也沒有損益表,一旦被指定為清算人,後續的責任就該負責,「這天上掉下來的債務,很有可能發生在任何人身上」。法院判決她母親當清算人後,也接到執行署通知,可能會被限制出境。

羅女士則在記者會泣訴,她實在很害怕,怕2個子女賺的錢,被扣光光,要去還政府的錢。

對此,國稅局北區板橋分局長張世玢表示,選到羅女士當清算人後,也瞭解她沒有能力擔任。但因為法院已經選派羅女士擔任清查人,依規定無法撤銷這一聲請。

至於羅女士是否該負擔該公司債務、欠稅?張世玢指出,如果公司還有資產被查到,公司當然得繳交欠稅;但羅女士的清算人是法院選派、不是公司的負責人,公司如果沒有資產,不會向她追繳。

對於羅女士是否可能被限制出境,張世玢指出,欠稅的稽徵時效是5-7年,在這段時間裡,如果還沒還清欠稅,聲請限制出境是「有這個可能性」。

沸騰的心 ,透析的眼,惡官『逼』良民『反』,熱血公民一起掀開不公不義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