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最後棺材本!」華榮女工肉身擋吊車

華隆苗栗頭份廠勞資爭議抗爭自6月6日起至今已超過兩個月時間,在工會否定拿五成退休金提案後,25日傳出標得華隆頭份廠產權的苗栗縣議會副議長陳明朝突襲,突然派人駛入2台100噸的大吊車強拆設備,並將路封死,企圖運走設備。

「華隆工會在罷工!」臉書專頁26日po上一張照片,照片中一名婦人擋在大吊車前;該專頁寫道,「發生在華隆現場的這個畫面,令人不禁想起天安門的經典照片。8月25日下午,副議長陳明朝突襲,駛入兩台一百噸的大吊車強拆設備。同時將路封死,另開新路,以便避人耳目運走設備。」

該專頁說,「女工陳月嬌衝上前去,隻身阻擋卡車。」

「陳月嬌說,她已經工作二十幾年,單親撫養兩個小孩。已經做到全身心臟病、高血壓,原本打算再做幾年就要退休。她的女兒正要升高三,兒子才小五。她說:『我的兒子告訴我,媽媽,你要小心,我已經沒有爸爸了,不可以再沒有媽媽。但我還是得擋。因為這是我們最後的棺材本。』」

根據「華隆工會在罷工!」臉書專頁,華隆頭份廠員工6月6日6/6開始無限期罷工。他們長期忍受低落薪資與勞動待遇,公司卻要他們轉至子公司紡安、放棄資遣費與退休金。為拿回久欠的薪水和即將拖欠的退休金,罷工正在進行中。

http://www.nownews.com/2012/08/26/301-2848569.htm

國有地標售擬解禁 學者批敗家

財政部長張盛和公開表示,要延擬將雙北市500坪以下國有地解禁標售,消息一出建商拍手叫好,不過學者專家痛批張盛和是敗家部長,即使賣地求現,也無法填補已經虧損的國庫,甚至可能造成房價繼續上漲的惡果。

七月底,民生東路國宅旁的這塊國有地,因為難得釋出,買家最後以3倍的價格,以6.68億得標,換算下來一坪成本約183萬元,就算只賣地上權,依然創下住宅地上權標售的天價紀錄,更不要說財政部長張盛和,現在打算要延擬將雙北市500坪以下國有地解禁標售,讓專家和立委憂心忡忡。

根據統計,90年到99年,總計標售台北市國有地6300多筆,總共將近62萬平方公尺,等於2.4座的大安森林公園,而過去十年標售的最貴50筆土地中,有22筆閒至未開發,另外18筆興建大坪數豪宅,專家抨擊國有地標售解禁,對高房價和增加政府財源,一點都沒有幫助,一旦賣地,等於再次助漲房價,建商財團的確很幸福,但一般老百姓卻生活在困苦中,因此社會住宅聯盟希望政府禁止以任何形式標售土地,讓房價不再飆高。

民視 – 2012年8月26日

民團:標售公有土地無法補財政缺口

由數個民間團體所成立的「社會住宅推動聯盟」今天(8.26)上午招開記者會,針對財政部長張盛和公開表示正在研擬將台北市和新北市500坪以下國有地解禁標售,提出批評與建議。住盟表示,標售國有土地並不是解決國家財政問題的方式,而且會助長炒作房價的風氣。

政治大學地政系特聘教授張金鶚說,台灣財政狀況不好,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將太多資源集中在房地產上,而擠壓到其他產業。許多國家都有因房地產過度炒作而造成經濟衰退的例子,若要補財政缺口而賣公有土地,只會助長炒作房地產的風氣而產生惡性循環,對國家財政絕非好事。

公平稅改聯盟主任洪敬舒表示,財政部估算過全國可標售的公有土地的總價值約為四兆九百一十八億,但是目前國家一年以上的債務就已高達五兆兩千六百九十一億。換句話說,就算把可標售的公有土地都賣掉,也只能償還部分債務。而且,把土地賣掉,只是一次性的收益,台灣沒有實價課稅制度,無法從將來的土地交易上創造更大的稅收。

老人福利推動聯盟秘書長吳玉琴指出,台灣即將走入高齡化的社會,2025年老年人口將佔20%,未來的社會福利需求是可以預見的,例如建造社區日間照顧中心。國有土地是公有,應以公眾利益為思考。標售後,台北市和新北市將沒有空間滿足逐漸增加的社福需求。

社會住宅推動聯盟表示,他們主張全面禁止公有土地以任何形式標售,並呼籲立即研擬公共利益出發的公有土地政策,確立公有土地優先用於各類公益設施。

詳全文 民團:標售公有土地無法補財政缺口-文教新聞-新浪新聞中心 http://news.sina.com.tw/article/20120826/7717163.html

國有地解禁標售「國有地 總有賣完的一天」

國有土地標售是否解禁引起討論,地方政府和朝野立委擬推動修法取消相關限制,但主管土地法的內政部態度相對保留。內政部強調,藉賣掉公產挹注財源,總有賣完的一天,就像敗家子一樣;加上我國土地屬私有制,更已開始推動市價徵地,未來要徵收土地將越來越困難,政府將來絕對有推動重要建設的需求,手上若沒有儲備土地,建設將進行不下去。

內政部表示,既然買回土地這麼困難,若輕易賣出去,平衡點在哪裡?一定要考量。尤其土地是資源、是人民的必需品,不應該單純被視為財產拿來炒作,土地應被永續經營,因此正面的想法應該是如何活化土地,而不是把土地賣掉。

財政部長張盛和日前表示擬對台北市和新北市500坪以下國有地解禁標售,不少縣市政府和立委更要求對500坪以上的公有地也解除標售限制,引發民間團體抗議。內政部表示,現在有能力買大片土地的人,大多是財團,財團在其上蓋一蓋就能抬高價錢,再賣給一般民眾,等於是藉由公有土地造福少數人、加害多數人。

內政部指出,土地法第25條目前對於公有土地的處分、設定負擔或維超過十年期間的租賃,有把關機制,必須經民意機關和行政院同意,現在不少縣市希望拿掉中央的把關機制,但國有土地不管是市有土地、縣有土地、鄉鎮市有土地等,都是國家的資產,屬於中華民國全體國民所有,基本上不應該因為縣市一己之私的考量,就把土地賣掉,這是短視的做法。

內政部砲轟地方:灑錢辦活動 建設頻喊窮

內政部表示,不少縣市之所以會提出修改土地法的要求,是認為中央擋了縣市賣土地,但以高雄某技術學院為例,之前由縣府提供用地給該校使用,現在學校想買回公有地,內政部就必須考量少子化現象,和大學未來可能退場等情況,因為公有地賣掉後,若日後此一技術學院退場,土地將變成私人的。

內政部質疑,不少縣市放個煙火就把錢灑出去,卻在編列其他建設的預算時,頻頻喊窮,且縣市政府常將地方稅收壓得很低,例如地方政府的公告地價普遍很低,因此拿不到稅源,卻又要編很多建設預算,最後轉而要靠賣土地籌財源,這樣是否合理,各界應該想一想。

 

財政部擬解禁標售公有土地 公民團體:敗家子

政治中心/台北報導

日前財政部長張盛和表示,正研擬將台北市與新北市500坪以下國有地解禁標售,雖然建商、房仲、代銷等產業公會都贊成,但學者及公民團體極力反對,並展開連署,聲明中指出,財政部賣地美其名為活化利用,其實就是「敗家子」變賣求現;這只會再次助漲房價,平民百姓將會在錯誤政策下苦一輩子。

▼財政部長張盛和。(圖/ETtoday資料照片)
包括反貧困聯盟、稅改聯盟、老人福利聯盟、社會住宅推動聯盟等多個團體,以及政大地政系教授張金鶚、消基會房屋委員會召集人林旺根,26日上午將與立委陳節如共同召開記者會,反對國有土地解禁標售,呼籲財政部長張盛和勿成為炒房元凶。

連署聲明中指出,公有土地的本質是用來促進公共利益,不是賣掉賺錢;現在賣地的作法美其名為活化利用,但實質上就是「變賣求現」,是敗家子的行為,讓其他部會有施政需求時沒有土地可用。活化有各種方式,但直接標售是最差勁且愚蠢的作法。

而財政部要解禁小面積土地的標售,意思是說小面積的土地沒有用處。但小面積的公有土地具有大地塊無法取代的功能。例如,社區公園或運動場,善用小面積、分散化的公有土地,更能促進都市生活的品質,更貼近一般人的日常生活。

聲明中也質疑財政部,透過媒體拋出解禁的風向球,為何集中詢問房地產業公會,而捨棄學者專家、公民團體以及一般大眾的意見?標售國有地絕不只是一個「房地產業」政策,財政部排除其他專業的剛愎自用作法,不但讓人懷疑心中早已預設結果,更窄化了國有土地議題,損害民主社會的公民參與機制。

至於財政部希望透過賣地來彌補財政缺口。但事實上,賣地收入對財政缺口而言是杯水車薪。根據財政部自己公布的統計年報,全國「公有非公用財產」的總值,彌補不了過去三年的財政短絀。連署團體認為,「不動產稅制改革」才是財政困境的根本解決之道。

學者及公民團體代表痛批,現在房地產財團及炒房大戶賺取暴利,繳交超低稅負,財政部長對此的評價竟是「台灣人幸福不對嗎」?但財政部賣地的作法等於再次助漲房價,建商財團的確很幸福,但平民百姓會在部長的錯誤政策下苦一輩子。

因此,連署聲明中提出兩大訴求,一、全面禁止公有土地以任何形式標售,不論其名稱為國有土地、市有土地、縣有土地、鄉鎮市有土地或國營事業土地。二、立即研擬從公共利益出發的公有土地政策,確立公有土地優先用於各類公益設施之原則。

 

國債早失控 審計部、立院︰舉債已逾上限

明年度國債將再創新高,立委警告台灣不要成為希臘,行政院長陳冲前天辯護說依法都在控制範圍,但事實上,不管審計部或立法院預算中心的報告都顯示,我國依國際標準的實際負債早已超過舉債上限,都是以立法排除債限方式硬撐。立法院預算中心並呼籲政府從嚴計算舉債方式,以免步上冰島、希臘後塵。

行政院上週四公布明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案債務未償餘額增為五兆二六九一億元,占前三年度平均GNP的三十七.一%,雙雙創歷史新高,立院民進黨團憂心台灣變成亞洲的希臘或冰島。陳揆則辯護說,政府對債務處理有流量、存量及還本三種方式,流量部分新債占歲出預算上限十五%,一○二年度為十四.六%;存量距四十%舉債上限還有四千億元的餘額;政府每年也依法就稅課收入的五%,編列預算還本付息。

審計部︰我舉債逾40%比港韓高出許多

但審計部一百年度中央政府總決算審核報告指出,政府一百年度未償債餘額四兆七六八五億元,占前三年度平均GNP的三十五.八八%,若加計未滿一年債務餘額二七九○億元,並依國際貨幣基金(IMF)定義,計入普通基金及非營業特種基金的自償性債務,債務餘額總計將達五兆七六九四億元,占前三年度平均GNP的四十三.四一%,早已超過四十%的舉債上限,更比今年四月IMF公布香港舉債三十三.八六%、韓國舉債三十四.一四%高出許多。

立院預算中心︰政府立法美化負債比率

立法院預算中心一○一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整體評估報告則點出政府以立法美化負債比率的不當做法。

預算中心報告指出,我國公債法對政府未償債務餘額的定義,並未依國際標準,計算未滿一年國庫券及短期借款,也未計入自償性債務,與實際的公共債務已有落差,政府還另以立法方式,將九二一震災、眷村改建、SARS、石門水庫整治、治水、莫拉克及擴大公共建設等特別預算,甚至擴大就業及擴大公共建設等追加預算,都以訂定特別條例或排除條款的方式,排除對流量(舉新債)、存量(未償債務總額)等舉債上限的規定,這些金額總計高達一兆七八二二億元,在在顯示我國近年政府債務累積之速度遠超過預期。

預算中心報告並指出,政府未來各項退休年金負擔沈重,若加計這些潛藏性債務,未償債務餘額將飆破一一六%;為維持財政紀律,短期債務未償餘額上限應從嚴計算,當年度全額舉債之特別預算,不應計入未滿一年的短期債務舉債基礎,以免超額舉借。

〔記者王貝林/台北報導〕

自由時報 2012-08-25

淫刑以逞 誰則無罪

去年九月國防部北部軍事法院在針對江國慶案的無罪判決中痛批,空軍反情報隊非法取供方式,對江國慶進行威嚇和疲勞偵訊,完全是「淫刑以逞,誰則無罪」的寫照。然而這批「淫刑以逞」的人,北檢卻以「破案立功」,與江國慶之死無因果關係為由,全案仍不起訴偵結。為何北檢與軍事法院的看法差這麼多?

再者,當初江國慶並沒有經合法的逮捕程序,軍方隨便捏造一些藉口關他禁閉,接著刑求逼供、裝神弄鬼,逼得他受盡折磨而招供,招供就等於死刑,怎能以沒辦法預見會不會被判死刑,兩者間無因果關係做為解釋?陳肇敏等人已違反《刑法》第三○二條的私行拘禁致死,北檢真敢說完全沒有「因果關係」?「破案立功」四字一出,民意譁然,司法公信力掃地矣!

◎ 林允齊(作者從事文教工作,新竹市民)

自由時報 2012-08-25

 

北檢「破案立功」 司法「鋃鐺入獄」

拖了四百多天,北檢續查陳肇敏等人是否涉嫌濫權追訴致死、私行拘禁致死,乃至殺人罪等罪嫌,結果又繞回原點:仍舊「不起訴」。時機上,北檢刻意挑八月二十四日週五下午低調公布,想藉由吸睛的淫照事件偷偷轉移大眾焦點的不良居心,頗為明顯。

這次的不起訴處分裡,最值得議論之處乃陳肇敏等人不構成殺人罪理由。北檢認為陳肇敏等人雖以刑求取得江國慶有罪自白,導致其在軍審被判死刑,但陳等人的刑求行為是為了要「破案立功,非要致江國慶於死,兩者間沒有因果關係」,遂認定陳肇敏等人不構成殺人罪。北檢續查一年多,端出來的卻是這種奇談怪論,讓人匪夷所思。

江被誣指強姦殺人,依陸海空軍刑法第七十六條強姦殺人的規定,犯該罪者在軍事體系裡遭判處死刑可能性極高,這是當過兵的國民都普遍熟知的社會通念。就算退一萬步來說,陳肇敏等人把江國慶屈打成招,縱令其無法干預軍審,主觀上難道無法預見軍審將依該自白讓江國慶因此遭判死刑?再者,江國慶遭判死刑的關鍵是陳肇敏等人一手捏造的有罪自白,若無該關鍵自白,江國慶或許還尚在人世,難道這樣沒有相當因果關係?

本案乃台灣當代一大司法冤案,對此荒唐的不起訴,被害家屬必又提再議,江家已家破人亡,如今還要遭「司法絞肉機」反覆凌遲,情何以堪!

◎ 羅承宗(作者為崇右技術學院通識中心助理教授兼主任)

自由時報 2012-08-25

 

失聯27年丈夫欠稅 配偶竟被限制出境

新頭殼newtalk 2012.08.24 林朝億/台北報導

即便已經拋棄繼承,但可能還是必須面臨不確定債務追討或限制。在工廠擔任作業員、僅小學畢業的羅姓婦女,因27年沒聯絡的丈夫卓先生過世,而丈夫生前擔任人頭公司負責人,積欠8百餘萬元稅款,法院卻選派羅女士擔任公司清算人。雖然北區國稅局板橋分局長張世玢今(24)日表示,如果查無相關責任,不會要求羅女士償還欠稅,但還是可能要求法院將羅女士限制出境。

公司解散後,依公司法規定必須由公司負責人或股東擔任清算人清算公司資產,但如果是一人公司,只有一個股東兼負責人,若負責人死亡,沒有人擔任清算人,國稅局會依公司法第81條規定聲請法院選派清算人。法院通常會依據最密切關係原則來選派,一般會選該負責人的繼承人擔任清算人。

居住於豐原的羅女士,丈夫於27年前離家後,不再聯絡。去年6月接獲警方通知,丈夫卓先生路倒,被送到醫院急救後過世。羅女士女兒卓小姐表示,父親生前擔任人頭公司負責人,今年2月起,開始接獲國稅局公司欠稅通知,並要求提供公司財務資料。

接獲陳情的民進黨立委何欣純表示,羅女士本來就在辦理與先生的離婚官司,在得知先生過世後,則辦理拋棄繼承。但卻被國稅局向法院聲請,並由法院選派為該公司(百億公司)清算人。羅女士委由律師抗告表示,丈夫已離家多年,自己只有國小畢業,從未擔任任何公司行號文書工作,也不瞭解該公司營運,實在無能力清算該公司。

但法院卻駁回羅女士的聲請,何欣純表示,判決書竟然寫說:「聲請人(羅女士)與該公司形式上及現實上顯然無任何關係,確無能力,也無從清算此公司,且無義務擔任清算人,是有請求免除任職清算人之必要」、「所述縱為事實,仍不足認聲請人並無處理該公司清算事務能力」。

何欣純表示,根據國稅局統計,去年和今年(7月底)就有238件法院聲請指定清算人的案件,其中14件法院是指定國稅局擔任清算人、32件是指定不出清算人,國稅局都可以依此結案。

她批評做出判決的法官是恐龍法官,國稅局跟法官應該去瞭解個案狀況,查清楚誰是真正的公司負責人,而不是拿著戶籍資料草率指定一個親屬,就要她承擔清算公司的責任。

卓小姐表示,他們沒有父親這家空頭公司的帳冊,也沒有損益表,一旦被指定為清算人,後續的責任就該負責,「這天上掉下來的債務,很有可能發生在任何人身上」。法院判決她母親當清算人後,也接到執行署通知,可能會被限制出境。

羅女士則在記者會泣訴,她實在很害怕,怕2個子女賺的錢,被扣光光,要去還政府的錢。

對此,國稅局北區板橋分局長張世玢表示,選到羅女士當清算人後,也瞭解她沒有能力擔任。但因為法院已經選派羅女士擔任清查人,依規定無法撤銷這一聲請。

至於羅女士是否該負擔該公司債務、欠稅?張世玢指出,如果公司還有資產被查到,公司當然得繳交欠稅;但羅女士的清算人是法院選派、不是公司的負責人,公司如果沒有資產,不會向她追繳。

對於羅女士是否可能被限制出境,張世玢指出,欠稅的稽徵時效是5-7年,在這段時間裡,如果還沒還清欠稅,聲請限制出境是「有這個可能性」。

沸騰的心 ,透析的眼,惡官『逼』良民『反』,熱血公民一起掀開不公不義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