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又再羞辱了台灣一次(高榮志)

蘋果日報 2012-08-25

經過408天,從高檢署發回江國慶案,續查陳肇敏等人的刑事責任迄今,台北地檢署偵結,再對陳肇敏等人不起訴。此案法律爭議有三:
首先在於追訴權有無消滅。重罪追訴期長,輕罪短,合乎比例原則。高檢署發回續查的理由:江國慶雖不是直接死在陳肇敏等人手中,但有無適用《刑法》第15條「不作為」殺人的空間?正因為他們刑求、逼供、禁閉、設假靈堂裝鬼、逼看女童的解剖屍體,終於取得自白。

即便是現在的刑事司法,自白要翻身亦難,當時的司法實務與社會氛圍下,特別是強調嚴峻迅速的軍法,取得自白幾乎等同於取得死刑令,陳肇敏等人顯有「違反義務」的情形。
再者,有構成《刑法》第125條濫行追訴致死的可能,軍事檢察官與軍法官的身分沒問題,陳肇敏等人縱不算是追訴犯罪的人,透過《刑法》第31條「擬制身分」,至少也能成立幫助犯。
最後是《刑法》第302條的私行拘禁致死,當初,江國慶並沒有經合法的逮捕程序,軍方隨便捏造一些藉口關他禁閉,接著刑求逼供、裝神弄鬼,逼得他受盡折磨而招供,招供就等於死刑,北檢真敢說完全沒有「因果關係」?
高檢署指出這三罪,追訴期並沒有消滅,要起訴陳肇敏等人,並不是不可能。法律既有空間,北檢再度堅持不起訴,起訴標準是否一致?
事實上,檢察官普遍受批評起訴浮濫,動輒起訴人民,徒增訟累。常聽到的辯解是:「法院會還清白、起訴門檻本來就比判有罪低」。於是,我們更常看到的是:稍稍有違反義務,哪怕是泛道德的直覺,就被認定成「不作為犯」;只要出現在犯罪的任何場合,哪怕只是袖手旁觀,就是共同正犯,何況幫助犯;認定「因果關係」,漫無限制,幾乎只要「不可想像其不存在」,牽拖得到就算。這才是檢察官「最真實」的起訴標準。
法律見解不同,我們可以爭執,但對於檢察官起訴有兩套嚴謹、寬鬆的不同標準,我們無法認同。

切割責任引人非議
更令人非議的是,檢察官又把整個案子割裂處理:下級公務員只能成立輕罪,追訴時效已過;上級公務員不知情,所以沒犯意;軍事檢察官和軍法官只處理後端,前端的虐待、酷刑,不關他們的事,責任切割得乾乾淨淨,「義務違反」、「擬制身分」、「因果關係」統統在檢察官的說文解字中失靈。到頭來,仍然只有被害人的歷史,加害人的歷史消失不見。
關心台灣議題的外國記者,總會提到一個問題:相對於台灣的民主和經濟成就,司法似乎令你們難為情,原因究竟是什麼?
制式的回答總不外乎:脫離威權時代未久、審檢分立未落實、法律人習於服從、司法官僚威權性仍重、保障人權的文化仍缺等等。而江國慶案就好像一張綜合性的司法考卷,我們何時才能不難為情地回答?

作者為民間司改會辦公室主任、律師

冤殺江國慶 陳肇敏仍不起訴

蘋果日報 2012-08-25

【綜合報導】空軍作戰司令部前中將司令陳肇敏等7人,被控刑求、恐嚇空軍上兵江國慶致遭判死刑案,因超過追訴時效,北檢去年做出不起訴處分,但遭高檢署發回續查,要求加查私行拘禁致死、濫權追訴致死與殺人罪,不過北檢昨仍以超過追訴時效、7人為求破案立功並無殺人犯意為由,二度做出不起訴處分。

江國慶的母親昨說:「我只能呼籲判決的法官,要憑著良心!」幫江家處理此案的司改會執行長林峯正痛批:「北檢又在時效問題上打轉,簡直是胡扯!」國防部發言人羅紹和說,尊重北檢偵辦結果。陳肇敏昨聯繫不上,不知其回應。
陳肇敏(圖)被控害死江國慶,昨二度獲不起訴。資料照片
逾10年重啟調查
空軍作戰司令部在1996年間發生謝姓女童遭性侵殺害案,隔年上兵江國慶被軍法判死刑並槍決,前年監察院糾正國防部,認定江遭刑求,去年特偵組重啟偵辦,並起訴真兇許榮洲。
至於陳肇敏當年違法指示反情報隊辦案,以及反情報隊軍官刑求逼江國慶認罪部分,檢方以追訴時效逾期為由,做出不起訴處分,引發江母不滿聲請再議。去年7月,高檢署以強制、恐嚇罪雖已超過追訴時效,但刑責較重的私行拘禁致死、濫權追訴致死等罪還未逾追訴時效,此外也可審酌陳肇敏等人是否涉犯殺人罪,因此將全案發回北檢續查。
但昨公布的處分書指,陳肇敏等被控濫權追訴、私行拘禁致死、強制等罪,確已逾追訴時效。

電擊棒威嚇逼供
此外陳肇敏等人以強光照射、電擊棒威嚇等不法方式訊問江國慶,雖導致江遭軍法審判,但審判程序與結果非陳等人所能操控,且陳等人未偽造、變造證物,刑求逼供僅是為求破案立功,並無殺人犯意也與江的死亡無因果關係,因此二度偵結此案,對陳肇敏等7人做出不起訴處分。
至於國防部向陳肇敏等7人求償9千萬元,目前仍由台北地院審理中。陳肇敏同案被告包括時任空作部軍法室主任曹嘉生、主任檢察官趙台生、軍事檢察官黃瑞鵬、反情報隊中校參謀官柯仲慶、少校參謀官鄧震環、空軍松指部少校保防官李書強。

江國慶案事件簿
1996/09/12
.謝姓女童被性侵殺害,棄屍空軍作戰司令部餐廳後方空地
1996/09/19
.空作部逮捕上兵江國慶
1996/10/04
.空作部司令陳肇敏指示反情報隊承辦,軍官持電擊棒刑求江,江被迫寫下自白書並向陳下跪
1996/10/22
.江被依強姦殺人罪起訴
1996/12/26
.軍事法院初審判江死刑
1997/07/21
.江被判死刑定讞,隔月槍決
2010/05/12
.監察院糾正國防部,認定江遭刑求,真兇疑為許榮洲;特偵組重啟偵辦
2011/05/24
.檢依殺人等罪起訴許榮洲,陳肇敏等人獲不起訴
2011/07/14
.高檢署將陳肇敏等7人不起訴案發回續查
2012/08/24
.北檢再次不起訴陳肇敏等7人

資料來源:《蘋果》採訪整理

犯罪沒事 太沒天理

2012-08-25 01:22 中國時報 【呂昭隆/特稿】
猶記國防部北部軍事法院在江國慶案的無罪判決書中,痛批空軍反情報隊當年非法取供的種種劣跡,是「淫刑以逞,誰則無罪」的寫照。這批「淫刑以逞」的人,竟僥倖躲過刑事責任,現要討公道,只剩民事求償部分,如果最後連求償都躲掉,那就真是沒有天理了。

士兵江國慶遭非法刑求錯殺,平白斷送一條寶貴年輕性命,相關涉案人竟因過追訴期不予起訴,等於無人為江國慶枉死負責;更讓外界憤憤不平的是,過去十五年相關罪嫌仍在追訴期間,無論是江家家屬、民代,曾先後多次以江案刑求構陷為由向國防部陳情,媒體也持續關注並質疑案情;然而軍方主其事者卻一再置若罔聞,導致江案無翻案之日,終至拖過追訴期,如此官官相護,造成一條生命枉死,如何讓江家家屬與國人吞下這口氣?

軍方對江案「以拖待變」的態度,導致全案過了追訴期,除檢方無法起訴相關罪嫌,國防部也因過追訴期而無法追溯懲處,僅能註銷當年敘獎,讓害死江國慶的罪嫌刑懲皆無、逍遙法外。

事已至此,現僅剩追償涉案人民事責任,略可告慰枉魂,如果連這最起碼的底限也達不到,讓涉案人既躲過刑懲,又躲過精神與民事賠償,那將是社會最大的悲哀。

目前為止,涉案的當事人,除了鄧震環良心不安,已繳交的二百八十萬元,其餘涉案六人全都不願賠償。鄧震環還是這些人中,涉案最輕者。另六人中,有人逼迫江國慶觀看受姦女童解剖錄影帶,再以眼罩矇眼、運用聲光、音效等現場環境布置,對江國慶進行威嚇和疲勞偵訊;有人當權後,明知江案疑點重重,卻運用權勢,擋下任何重啟調查的聲音與機會。

刑事不起訴,不代表民事也能過關。向陳肇敏提出訴訟的軍法單位,千萬不能掉以輕心,更要拿出看家本領,用盡吃奶的力氣,無論如何,也要打贏這場民事求償的官司,贏回最後一點公道。

江國慶案 陳肇敏等人仍不起訴

【聯合報╱記者張宏業、孟祥傑/台北報導】
2012.08.25 03:08 am

前空軍士兵江國慶冤死案,家屬控告空軍前總司令陳肇敏等人瀆職,台北地檢署處分不起訴;高檢署發回北檢重新偵查,仍認為陳肇敏等人的犯罪證據不足,且超過追訴期,昨天再度處分不起訴。

江國慶母親王彩蓮激動表示,北檢去年依強姦殺人罪起訴許榮洲,還江國慶清白,也證實陳肇敏等九名軍官刑求誣陷,導致江國慶枉死。「去年才證明他們冤枉我兒子,檢方怎麼可以草率說已超過追訴期?」

王彩蓮哭著說:「我對台灣的司法很失望。」她無法接受司法任由陳肇敏逍遙法外,還要聲請再議,抗爭到底。

江國慶被控姦殺女童遭槍決,事後卻查出是樁冤案,家屬獲冤獄補償近億元;特偵組與北檢聯手偵辦,將許榮洲依殺人等罪起訴,正由法院審理。

王彩蓮認為,陳肇敏等軍官涉嫌私行拘禁、強制、殺人等多罪,向北檢提告;但是,檢方兩度偵查,都處分不起訴。

不起訴書指出,殺人罪必須主觀上有戕害他人生命的犯意,陳肇敏等人當年因為接獲檢舉電話,加上江國慶有褲破、手傷及測謊未過等情況,才列為涉嫌人。

檢方認為陳肇敏等人是為了破案立功,與江國慶的死亡欠缺因果關係。

此案追訴時效為十年,本案行為完成是一九九六年、偵查時間為二○一○年,追訴時效已完成;檢方因此將陳肇敏及前軍官柯仲慶、曹嘉生、趙台生、黃瑞鵬、鄧震環、李書強不起訴。同案被告李植仁死亡,何祖耀在職,兩人不起訴確定。

王彩蓮委任律師尤伯祥則表示,依當年的陸海空軍刑法,強姦殺人是唯一死刑,陳肇敏等人刑求逼迫江國慶認罪,軍法一定判死刑;北檢卻認定陳肇敏等人僅求破案立功,不是要致江國慶於死,兩者沒有因果關係而不起訴,完全不合邏輯。

 

口喊人權 目無人權

自由時報 2012-08-25

◎ 黃禾田

瑞士政府於四月時正式提出一項公投倡議,其內容為建議政府應該立法給予每一位公民每月約兩千五百歐元的「基本收入」,而這項收入的限制是「無條件的」。該項倡議整合瑞士現有的各項福利,諸如國民年金、失業補助金、社會保險和其他少於基本收入數目的福利金等等,意欲將以上項目全部整合為單一、非限制性的「個人基本收入」。此項倡議之所以引人注目,理由是它重新開啟何謂「基本生活水平」及社會主義理想的辯論。可以說,如果此項公投通過,那麼至少在瑞士全國範圍內,將達到「從勞動裡解放」的境地。

當瑞士為基本生活水準賦予新意義的同時,台灣正在上演二十年來最為長久的罷工行動。這一波罷工行動的主要角色包括華隆紡織等因為資本家掏空資產惡性倒閉而受害的傳產員工們。時至今日,華隆員工們展開罷工及抗議行動已經超過七十八天。華隆員工的罷工行動不是西方社會裡常見的為爭取薪資提供的談判手段,而是為了更基本的,「活下去的權利」。意思是,當華隆的老闆藉由法律掏空公司資產進而宣佈破產,兩手一揮屁股一拍的潛逃至馬來西亞繼續吃香喝辣的同時,華隆員工們過的生活除了是長年只領最低基本工資(有的甚至不足)以外,甚至連退休金都無指望,而華隆案之所以具有指標性意義,不但因為他們已經罷工超過兩個半月,更因為他們在十年前的抗議中曾有一名女工喝藥自殺。至於政府卻只是不斷用「依法行政」的藉口來迴避其應盡的責任。

二○○九年,馬英九總統曾經簽署了聯合國「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當一個簽署人權公約但卻讓自己人民為了生存權上街頭而毫無作為的政府,這種精神分裂的作為卻絕非一個正常政府應有的行徑。

(作者為台灣大學政治系碩士)

沸騰的心 ,透析的眼,惡官『逼』良民『反』,熱血公民一起掀開不公不義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