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國慶案 陳肇敏等人仍不起訴

【聯合報╱記者張宏業、孟祥傑/台北報導】
2012.08.25 03:08 am

前空軍士兵江國慶冤死案,家屬控告空軍前總司令陳肇敏等人瀆職,台北地檢署處分不起訴;高檢署發回北檢重新偵查,仍認為陳肇敏等人的犯罪證據不足,且超過追訴期,昨天再度處分不起訴。

江國慶母親王彩蓮激動表示,北檢去年依強姦殺人罪起訴許榮洲,還江國慶清白,也證實陳肇敏等九名軍官刑求誣陷,導致江國慶枉死。「去年才證明他們冤枉我兒子,檢方怎麼可以草率說已超過追訴期?」

王彩蓮哭著說:「我對台灣的司法很失望。」她無法接受司法任由陳肇敏逍遙法外,還要聲請再議,抗爭到底。

江國慶被控姦殺女童遭槍決,事後卻查出是樁冤案,家屬獲冤獄補償近億元;特偵組與北檢聯手偵辦,將許榮洲依殺人等罪起訴,正由法院審理。

王彩蓮認為,陳肇敏等軍官涉嫌私行拘禁、強制、殺人等多罪,向北檢提告;但是,檢方兩度偵查,都處分不起訴。

不起訴書指出,殺人罪必須主觀上有戕害他人生命的犯意,陳肇敏等人當年因為接獲檢舉電話,加上江國慶有褲破、手傷及測謊未過等情況,才列為涉嫌人。

檢方認為陳肇敏等人是為了破案立功,與江國慶的死亡欠缺因果關係。

此案追訴時效為十年,本案行為完成是一九九六年、偵查時間為二○一○年,追訴時效已完成;檢方因此將陳肇敏及前軍官柯仲慶、曹嘉生、趙台生、黃瑞鵬、鄧震環、李書強不起訴。同案被告李植仁死亡,何祖耀在職,兩人不起訴確定。

王彩蓮委任律師尤伯祥則表示,依當年的陸海空軍刑法,強姦殺人是唯一死刑,陳肇敏等人刑求逼迫江國慶認罪,軍法一定判死刑;北檢卻認定陳肇敏等人僅求破案立功,不是要致江國慶於死,兩者沒有因果關係而不起訴,完全不合邏輯。

 

口喊人權 目無人權

自由時報 2012-08-25

◎ 黃禾田

瑞士政府於四月時正式提出一項公投倡議,其內容為建議政府應該立法給予每一位公民每月約兩千五百歐元的「基本收入」,而這項收入的限制是「無條件的」。該項倡議整合瑞士現有的各項福利,諸如國民年金、失業補助金、社會保險和其他少於基本收入數目的福利金等等,意欲將以上項目全部整合為單一、非限制性的「個人基本收入」。此項倡議之所以引人注目,理由是它重新開啟何謂「基本生活水平」及社會主義理想的辯論。可以說,如果此項公投通過,那麼至少在瑞士全國範圍內,將達到「從勞動裡解放」的境地。

當瑞士為基本生活水準賦予新意義的同時,台灣正在上演二十年來最為長久的罷工行動。這一波罷工行動的主要角色包括華隆紡織等因為資本家掏空資產惡性倒閉而受害的傳產員工們。時至今日,華隆員工們展開罷工及抗議行動已經超過七十八天。華隆員工的罷工行動不是西方社會裡常見的為爭取薪資提供的談判手段,而是為了更基本的,「活下去的權利」。意思是,當華隆的老闆藉由法律掏空公司資產進而宣佈破產,兩手一揮屁股一拍的潛逃至馬來西亞繼續吃香喝辣的同時,華隆員工們過的生活除了是長年只領最低基本工資(有的甚至不足)以外,甚至連退休金都無指望,而華隆案之所以具有指標性意義,不但因為他們已經罷工超過兩個半月,更因為他們在十年前的抗議中曾有一名女工喝藥自殺。至於政府卻只是不斷用「依法行政」的藉口來迴避其應盡的責任。

二○○九年,馬英九總統曾經簽署了聯合國「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當一個簽署人權公約但卻讓自己人民為了生存權上街頭而毫無作為的政府,這種精神分裂的作為卻絕非一個正常政府應有的行徑。

(作者為台灣大學政治系碩士)

延押 拖字訣

自由時報 2012-08-25

◎ 吳景欽

特偵組以尚有其他共犯與證據未能查明為由,向法院聲請延押林益世,不管是否在以拖待變,卻已凸顯出檢察官的蒐證能力待加強,即便再有兩個月的時間,恐也無濟於事。

將被告羈押,雖可防止其湮滅證據,卻不代表證據不會因此消失,尤其是貪污,不僅具有高度隱密性,更因屬結構性與集體性犯罪,而不可能靠一人即能成事,若僅將調查對象侷限於羈押被告,就會讓其他共犯有可乘之機。尤其是林益世案件裡,若有其他高層公務員涉案,必會想盡辦法掩飾,甚至藉由其權力來誤導偵辦方向,而使真相的還原更佳困難。

最高檢察署所設立的特偵組,即是藉由層級提升,而能防止高層公務員涉貪時,所可能的隻手遮天。同時,身為特偵組的指揮者,即檢察總長,既然受有任期四年並不能連任的保障,更應保持其中立性與獨立性,而不能有法律之外的考量。

只是對特偵組的高度期待,於林益世的案件裡,不僅已然落空,且在面對各方指責時,其卻動輒以檢察權不受任何外力干預、偵查不公開等理由回應。則當初為了保持檢察權獨立行使所為的設計,如今反成為特偵組不受監督的正當化理由,不僅讓人感到錯愕,也顯得極為諷刺。

證據只會隨時間的流逝而消失,這是基本常識,因此若偵辦兩個月,仍無法找出其他共犯與金錢流向,則在未來兩個月的延押時間,就期盼證據能浮現,不啻是種緣木求魚的想法。(作者為真理大學法律系副教授)

上樑不正隨扈歪?

自由時報 2012-08-25

◎ 呂紹宏

據報導,副總統吳敦義的隨扈爆發集體收受茶水費的醜聞事件,加上前行政院秘書長林益世貪瀆案,高階警官包庇涉賭,讓人感到整個馬政府從上到下腐敗不堪,當時以清廉形象起家的馬總統,似乎把肅貪當作笑話,對於整個馬團隊層出不窮的貪污事件,身為執政團隊領導的馬總統實在難辭其咎。

還記得總統大選時,馬總統總愛打出清廉牌,競選廣告主軸也訴諸「清廉與正直回來了」,然則這五年來國民黨內因賄選定讞的人數還算少嗎?上自行政院秘書長、下至隨扈人員,貪污事件屢屢出現,讓人覺得根本是「貪污與黑金都回來了」,馬總統竟然還敢說出「清廉比我的生命還重要」,真是笑掉民眾大牙。

錯誤的政策比貪污更可怕,台灣在馬政府的領導下,經濟敗壞、萬物齊漲,造成民生凋敝人民怨聲載道,馬總統政策錯誤不說,甚至連最引以自豪的「清廉」都蒙上陰影,民眾對其政策失去信心,對於其口號般的「清廉」更是感到失望,有這樣的政府領導著台灣,台灣真的能「向前行」嗎?(作者為博士後研究員)

草菅草民

自由時報 2012-08-25

◎ 林岩

江國慶枉死案,國防部卻以「對社會造成的紛擾」抱歉,真是敷衍有餘、誠意不足,而涉案高官死不認錯,企圖用「道歉」、「安慰」來粉飾太平。龐大的共犯結構再加上近親繁殖衍生的「官官相護」,形成了所謂的「冤獄文化」,小老百姓如何與之抗衡。

江案監察院既已著手調查,就一定要堅持到底,破除所謂的冤獄文化;讓這一干踩著江國慶鮮血,升官發財的惡官無所遁形,近億元的冤獄賠償雖還給江國慶清白,國賠卻全部由善良的老百姓來買單,冤獄文化成為惡官的護身符,繼續荼毒百姓。

(作者為退休人士)

再補冤魂一槍

自由時報 2012-08-25

◎ 林鄭涼

江國慶冤死一案,北檢偵結全案不起訴,陳肇敏等人涉嫌私行拘禁致死及濫權追訴致死罪部分,已逾追訴期;殺人罪部分,陳肇敏等人以不當方式取得江國慶自白,是為求破案立功,無殺人犯意,與江國慶之死無因果關係。檢方續查四百多天後的結果,實在讓人徹底失望與心痛!

人權何在?陳肇敏等人為求破案立功,刑求逼供,導致枉法裁判,害死一條無辜年輕的生命,難道陳等高官為求破案而刑求,沒有構陷入罪之意圖嗎?為求立功而刑求,沒有貪圖破案獎金及績效升官之企圖?還是要怪江國慶為何自己挺不住呢?

踩著江國慶鮮血往上爬的高官,踐踏社會公平正義官官相護的北檢,無疑的,這是壓垮司法公信力與尊嚴的最後一根稻草!陳等高官如此不堪、害死人的偵查手段,檢方的全案不起訴偵查結果,無疑是昭告天下,為了破案立功,檢調或軍方皆可不擇手段,因為檢方挺你、司法罩你,安啦!不會有事的啦!面對這種共犯結構式的國家暴力,還要忍耐多久?

陳肇敏等加害者在司法檢調的庇佑下,繼續逍遙法外,日子真的好過嗎?一年前跟江媽媽道歉的馬英九,一年後你怎麼面對江媽媽與憤怒的民眾?

(作者為家庭主婦 )

江國慶案 陳肇敏仍獲不起訴

〔中央社〕台北地檢署今偵結前空軍作戰司令陳肇敏等被控江國慶案,認為被告行為是為破案立功與江國慶之死無因果關係,全案仍不起訴。

空軍作戰司令部在民國85年間發生女童遭性侵命案,當時被控犯案的江國慶隔年遭軍方槍決。北檢去年5月間偵結,依強姦殺人罪起訴另一士兵許榮洲,並認定江國慶遭不當取供,疑遭錯殺;江國慶家屬控告陳肇敏等人部分,因逾追訴期,檢方不起訴處分。

檢方及江國慶母親聲請再議,高等法院檢察署去年7月將全案發回北檢續查,要求北檢追查陳肇敏等人是否觸犯殺人罪。

北檢上午偵結,認為陳肇敏等人涉嫌私行拘禁致死及濫權追訴致死罪部分,已逾追訴期。

至於殺人罪部分,檢方認為,陳肇敏等人為求破案,客觀上以強光、電擊棒威嚇等不當方式取得江國慶自白,雖導致江遭審判,但被告無從干預軍法審判;主觀上,因江國慶涉有嫌疑,被告等人目的是為求破案立功,無殺人犯意,與江國慶之死無因果關係,全案不起訴。

2012-08-24

財部扯央行打房後腿 炒風恐再起

【文╱鄧麗萍】

台北市愛國西路比鄰的兩大財經部會—財政部和中央銀行,雖僅有一牆之隔,最近卻在房市政策上南轅北轍,形成「央行降溫、財政部升溫」的怪象。

八月中旬,奢侈稅上路滿週年,財政部長張盛和就提出「考慮有條件的讓奢侈稅退場,」同時,財政部也研議雙北市五百坪以下國有地的禁售令可能解禁,引來建商一片叫好,營建資產類股馬上漲停慶祝。

財政部接連釋放房市利多,等於打了央行總裁彭淮南一巴掌。彭淮南向來打房不遺餘力,而且一波比一波嚴格,監控炒房資金的項目設下天羅地網,從修繕貸款、建商週轉金、房貸壽險、個人信用貸款,延伸到理財型房貸,務求做到「滴水不漏」。

沒想到,這廂央行製造利空,那廂財政部卻釋放利多。政治大學地政系教授張金鶚指出,奢侈稅針對持有未滿兩年的不動產交易進行課稅,但現在第一輪未滿兩年的交易都還沒課完,政策尚未看出成效之際,財政部就考慮喊停,只是病急亂投醫,既救不了經濟,還會引發投機炒作風氣再起。

雙頭馬車,房價別想下降

兩年多前,政府為抑制房價,才禁止標售雙北市五百坪以下的國有土地,如今房價未見下滑,財政部卻為了增加財源而喊卡。張金鶚指出這類國有地並不多,供給面影響不大,但卻是一種「態度問題」,政策朝令夕改,兩大部會左手打右手,只是讓市場有炒作空間。

淡江大學產業經濟系副教授莊孟翰對此也忍不住搖頭,直斥「雜亂無章」,房市政策沒有策略性規畫,恐怕會造成預期心理,房價該跌不跌,苦的還是買不起房子的民眾。

信義房屋企研室經理蘇啟榮指出,2010年6月央行首次祭出選擇性信用管制,一度讓房市急凍,但整體而言,打房措施成效不彰,台北市房子並未變得便宜。現在央行和財政部在房市政策出現雙頭馬車,對於想買房的民眾來說,期待房價下來再買,似乎更難如願。

既然政府部會腳步不一致,房市走勢就更令人難捉摸。對於有自住需求者,與其從政策風向球來決定買點,不如回到自己的需求和能力,來決定進場時機。

【完整內容請見《商業周刊》1292期】

警告張部長勿成為炒房元凶-反對解禁標售公有土地聲明

時間:8/26(日) 10:00─10:30
地點:立法院中興大樓103貴賓室(臺北市濟南路一段3-1號)
出席團體/學者代表:陳節如委員、張金鶚老師、簡錫堦召集人(反貧困)、林旺根召集人(消基會房屋委員會) 、洪敬舒主任(稅改)、吳玉琴秘書長(老盟)、彭揚凱副召集人(住盟)

日前財政部長張盛和公開表示,正在研擬將台北市和新北市500坪以下國有地解禁標售,並廣徵建商、房仲、代銷等產業公會的意見。消息一出,所有建商齊聲拍手叫好,學者及公民團體則大力撻伐。既然部長選擇只徵詢建商意見,忽視民間聲音,我們只好透過連署表達訴求,強烈反對國有土地解禁標售。以下是我們反對解禁的理由:

公有土地的本質是用來促進公共利益,不是賣掉賺錢

公有土地為全民資產,其本質為促進公共利益,不應以任何理由或形式予以私有化。財政部也許自認沒有統籌經營國土的能力,但應為國家資產把關,仔細評估每筆土地的利用為社會帶來什麼好處。現在賣地的作法美其名為活化利用,但實質上就是「變賣求現」,是敗家子的行為,讓其他部會有施政需求時沒有土地可用。開發商花大筆鈔票買了土地,只會想辦法把利潤最大化,多蓋幾戶豪宅,不會思考任何公共利益。活化有各種方式,但直接標售是最差勁且愚蠢的作法。

不是只有大面積的土地才珍貴

財政部要解禁小面積土地的標售,意思是說小面積的土地沒有用處。但我們認為,小面積的公有土地具有大地塊無法取代的功能。例如,社區公園或運動場,要讓社區居民散步過去親近使用;在地化的社福設施,讓一個家庭可以方便接送老人或兒童往返;分散化的社會住宅,自然而然和一般社區混居。這些各地都需要的設施,由小面積的公有土地來提供會更加適合。我們甚至要說,善用小面積、分散化的公有土地,更能促進都市生活的品質,更貼近一般人的日常生活。

應透過公民參與機制,共同思辨如何利用

財政部透過媒體拋出解禁的風向球,並正式發文詢問建商、仲介、代銷、建築師等公會的意見,最後得到「只有」建築師公會反對解禁的結論
(報載財政部還對建築師公會的反對「感到意外」)。我們才該訝異的是,為何集中詢問房地產業公會,而捨棄學者專家、公民團體以及一般大眾的意見?標售國有地絕不只是一個「房地產業」政策,而涉及整體土地利用、都市未來發展、公益設施提供……,是非常廣泛的議題。財政部排除其他專業的剛愎自用作法,不但讓人懷疑心中早已預設結果,更窄化了國有土地議題,損害民主社會的公民參與機制。

賣地絕非財政困境的根本解決之道

財政部另一個理由是透過賣地來彌補財政缺口。但事實上,賣地收入對財政缺口而言是杯水車薪。根據財政部自己公布的統計年報,全國「公有非公用財產」的總值,彌補不了過去三年的財政短絀。我們呼籲,「不動產稅制改革」才是財政困境的根本解決之道。現在房地產財團及炒房大戶賺取暴利,繳交超低稅負,財政部長對此的評價竟是「台灣人幸福不對嗎?」。財政部目前賣地的作法等於再次助漲房價,建商財團的確很幸福,但平民百姓會在部長的錯誤政策下苦一輩子。

我們的訴求

1. 全面禁止公有土地以任何形式標售,不論其名稱為國有土地、市有土地、縣有土地、鄉鎮市有土地或國營事業土地。

2. 立即研擬從公共利益出發的公有土地政策,確立公有土地優先用於各類公益設施之原則。

Pages: Prev 1 2 3 ... 997 998 999 1000 1001 1002 1003 1004 1005 1006 1007 Next

沸騰的心 ,透析的眼,惡官『逼』良民『反』,熱血公民一起掀開不公不義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