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解釋函令課稅 違反租稅法定主義/無證據就無心證 法官也要守法/稅單背後的祕密 人民永遠是輸家?

【文/張琳】

▲陳祖祥律師表示,司法不會突然變好,變好的過程需要人民的參與;當人民都沒有反應時,政府是不可能反省的。

「解釋函令作為課稅依據?」浩信法律事務所總監陳祖祥律師談到自家也曾被國稅局依一紙解釋函令強徵課稅的經驗,至今讓他收到稅單,就會先打上問號,「這稅單正確嗎?」

陳祖祥回憶,大約20年前,未上市公司股票買賣沒有公開的市場行情價格,當時因其家中缺錢賣掉股票,並依售價如實申報,沒想到國稅局發了一個函,直接認定他們股票的售價低於市場行情,不只要求補稅,還加罰一倍罰鍰。當時家人提供了郵局的匯款證明,買家的匯款證明,足以證明實際成交價格;但國稅局拿出了一個函釋表示,未上市公司股票,如果賣價低於當時期平均賣出市價的8成,例如平均賣價100元,你賣80元,國稅局可以用100元計價。陳祖祥質疑,「明明賣80元,為什麼國稅局可以拿一個函釋就說我賣了100元?」後來他回學校讀稅法才知道,用解釋函令課稅是違反租稅法定主義。「但現在幾乎沒有任何人或團體可以挑戰它,一切都是國稅局說的算,政府只告訴人民繳稅是義務,卻沒有告訴人民,有拒繳違法稅單的權利。」

陳祖祥談到納稅人財產被扣押,縱使法院將課稅處分撤銷,但禁止處分竟還存在!詢問國稅局,還是一貫作法拿函釋來說,人民沒有申請解除財產禁止處分的權利。他曾為此打官司,幸好遇到好法官,但也只是認同範圍應該縮減一些,最後國稅局才塗銷部分的禁止處分。陳祖祥質疑,如果每個納稅人都要這麼辛苦,復查、訴願、高等行政法院一審、再到最高行政法院,走完四個行政救濟程序,然後禁止處分部分再玩一輪,那麼沒有錢請律師的人民該怎麼辦?

司法不會突然變好,變好的過程需要人民的參與;當人民都沒有反應時,政府是不可能反省的。」因為家裡被強徵課稅的經驗,讓陳祖祥一度對司法不信任。但是這段期間看到法稅改革聯盟的努力,讓稅災戶訴說冤屈,並勇敢站出來把負能量轉成正能量,訴求法稅真改革,幫助人民,幫助國家,「近來台灣法稅環境真的改變了!」這是讓他非常感動的地方,陳祖祥給法稅改革聯盟100分的肯定。

稅單背後的祕密 人民永遠是輸家?

【文/張琳】

▲「稅單背後的祕密」邀請專業律師為大家揭露稅單背後的真相。
財政部8月中公布了今(2018)年前7個月的稅收,不僅年增長9.5%,還創下了歷年來同期新高紀錄,並達到全年稅收65.2%以上。台灣近12年來,幾乎年年超徵,超徵已經變成一種常態?超徵的背後,有多少違法稅單?人人都害怕收到錯誤的稅單,恐淪為救濟無效、求助無門的稅災戶。今年10月14日國父紀念館、法稅改革聯盟共同主辦【法稅真改革良心救台灣】系列論壇,探討「稅單背後的祕密」,邀請專業律師為大家揭露稅單背後的真相。

無證據就無心證 法官也要守法

▲張靜表示,證據法則無法落實,要發現真實與公平正義都是空談。

【文/張琳】
台灣陪審團協會理事長張靜律師指出,自由心證是針對「證明力」而言,就「證據能力」之認定上並無自由心證之適用可言。沒有證據能力之證據方法,根本不能算是證據,只有經認定有證據能力之證據(方法),才能經自由心證判斷其證明力之強弱與是否可採信。有沒有「證據能力」?是根據法律的規定,絕非藉自由心證來判斷;而自由心證要遵守的是不得違反論理法則及經驗法則,並且必須以有證據能力之證據(方法)為自由心證之前提,沒有證據能力之證據(方法),就無法成為自由心證下可得判斷的證據。「故無證據就無心證,自由心證與證據能力是兩個不同的層次,不可混為一談。

引起各界矚目的太極門稅務爭訟案件,突顯自由心證遭濫用的問題。台中高等行政法院(民國)104年度訴字第228號判決駁回太極門之訴,判決理由指出:「行政訴訟採自由心證主義,所有人、物均得為證據,並無證據方法或證據能力之限制。」張靜痛批,台中高等行政法院非但錯誤地將證據能力界定為證據方法,更將自由心證與證據方法及證據能力混為一談,可見承辦此案之三位合議庭法官根本完全不懂證據法則,讓人質疑他們根本沒有當法官之專業適格,而他們居然都當了一、二十年的法官,「真是可悲、可嘆更可惡!」這樣完全沒有證據專業的法官,是造成行政法院成為駁回法院或人民敗訴法院的重要原因之一,難怪人民打不贏稅務官司。

所幸,今年7月26日最高行政法院將原台中高等行政法院判決廢棄,張靜指出,從判決理由可知,原台中高等行政法院之判決有許多違背法令之處,且都與違反證據法則有關。張靜說,從這份最高行政法院判決足以證明發現真實與公平正義要能確保,必須以證據法則的落實為前提,證據法則無法落實,要發現真實與公平正義都是空談。

台灣人悲哀 人民打贏官司稅單不死

【文/張森】

▲蔡富強認為最高行政法院(民國)107年度判字第422號判決指出台中高等行政法院判決違背經驗法則及論理法則,或不備理由,可謂擲地有聲。

法稅改革聯盟義務律師蔡富強以太極門冤稅案為例,揭露稅單背後的真相。他表示,太極門的稅務爭訟案件,緣自於1997年台北地檢署檢察官侯寬仁對太極門的違法起訴,其將同一筆捏造不實的金額指為詐欺所得,請求法院依法沒收;同時又指稱是補習班學費及營業收入,移送國稅局課稅。如果是詐欺所得,怎麼可能同時還會有學費要課稅?但國稅局竟以檢察官的起訴書作為課稅的依據,開始了漫長22年的爭訟歲月,迄今未了。蔡富強認為,最高行政法院(民國)107年度判字第422號判決撤銷理由,指出台中高等行政法院判決違背經驗法則及論理法則,或不備理由,可謂擲地有聲。

太極門案件–本質之爭,不是金額之爭

「太極門案件是本質之爭,而不是金額之爭。」蔡富強指出,22年來,課稅處分被撤銷十多次,爭執點一直在太極門的本質與弟子敬呈掌門人的敬師禮性質到底是什麼?最高行政法院的五位法官明察秋毫,認定太極門為氣功武術修行門派。蔡富強說,從第一次發單到最近的復查決定,稅單金額相差了10倍,表示國稅局完全沒有就太極門的性質及屬性還有運作方式實質調查,就直接認定所有收入全部屬於學費,用補習班的成本費用率開單課稅,現在承認太極門不是補習班,卻還持續違法強徵課稅,真是荒謬至極!

50%是贈與,50%是學費–國稅局沒有邏輯

最高行政法院(民國)107年度判字第422號判決指出,國稅局依2011年12月9日行政院跨部會協調會議決議,進行公告調查,結果7,401份申明表皆表示敬師禮為贈與,原判決採據國稅局說詞,僅認定50%為贈與,與論理法則不符。

國稅局自始至今的課稅依據都是刑案起訴書資料,2007年7月刑事判決確定無罪無稅,同時認定敬師禮為贈與性質,屬於所得稅法第4條第17款免稅所得,表示起訴書資料完全不可採信。蔡富強強調,如果國稅局不採法院的判決,則刑事證據全部都不能採,包括偵查中的卷宗資料也不能採;如果要採的話,只能採證明力高的判決認定結果,而不是去採待查證的起訴資料;更重要的是,2011年12月9日行政院跨部會協調會議也已經決議,不能再用刑事案件的起訴書資料作為課稅依據。

而50%為贈與,50%為學費,國稅局到底是如何推計?當年因為檢調在媒體散布不實消息,因此有太極門弟子為了表達敬師禮是贈與心意而寫了贈與見證書,一共4,645份陳送法院。沒想到國稅局卻漏算1人,變成4,644份,並且擅自將之當做學員名冊,拿來與7,401份申明表比對,並進而推算出敬師禮一半為贈與,一半為學費。蔡富強抨擊,兩份資料100%都表示敬師禮是贈與,怎麼可能互相比對之後,變成一半贈與、一半學費?「完全沒有邏輯可言!」蔡富強嘆,財稅機關糊塗,台中高等行政法院也跟著糊塗,還好最高行政法院回歸證據法則,才斷定原判決違反論理法則跟經驗法則,並且認定太極門是氣功武術修行門派、國稅局所謂之4,644人學員名冊是贈與見證書、公告調查7,401申明人皆表明敬師禮為贈與;更指出:刑事判決已確定敬師禮為贈與,國稅局已經承認太極門不是補習班等,都可以證明自始並無任何應稅事實及應稅所得。

最高行政法院–應依證據定紛止爭

因為監察院的調查及行政法院的判決,一直指摘國稅局沒有做實質調查,沒有做核實認定,因此行政院2011年12月9日召開跨部會協調會議,法務部次長陳明堂、時任財政部長李述德及台北國稅局長陳金鑑,還有掌門人夫婦的代理人、太極門弟子代表及2位社會公正人士等均與會。當時李述德就表示,已經20多年沒有辦法查,決議不得再用起訴書資料作為課稅依據,並以公告調查方式調查敬師禮的性質,如果全部都是贈與,就撤銷稅單。

蔡富強表示,這就是行政契約,是調查證據,是雙方認定事實的唯一方法。最高行政法院就可以依職權認定調查證據百分百為贈與的結果,直接撤銷違法的復查決定及原處分,定紛止爭,並解決人民長年累月行政救濟、資產凍結之痛苦。

替冤稅找公道 刑法129條違法徵收罪

【文/張森】

對於租稅明知不應徵收而徵收者,被違法徵收稅款之個人,如何保障其權益?刑法第129條第1項之違法徵稅罪,係指公務員對於租稅明知不應徵收而徵收者,處1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台幣21萬元以下罰金,處罰對象為公務員,也就是俗稱之稅吏或與徵稅職務有關的公務員。稅捐稽徵機關為何會一再開出稅單命令人民繳稅,而不肯承認當初就不應徵稅而徵稅?張靜直言,原因在於稅吏們根本不會擔心刑法第129條違法徵稅罪會加諸於他們,因為我國的檢察官或刑事法院一向官官相護。

然而,值得慶幸的是遷台後,最高法院針對刑法第129條第1項之違法徵收罪,在(民國)54年台上字第1884號有一個程序上的判例:「刑法第129條第1項所定公務員對於租稅或其他入款,明知不應徵收而徵收罪,雖屬侵害國家法益之罪,但被違法徵收稅款之個人,顯亦同時直接被害,則該被害之個人,自得提起自訴。」張靜提到,因而當人民碰到對自己違法徵收之稅吏,即使是未遂都可以向地方法院逕提自訴,而不須經過檢察官偵查起訴的。「這對人民意義非常重大。」

張靜認為太極門案,原台中高等行政法院之判決多有違背法令之處,如重核復查決定採用推計課稅,而在推計課稅之運用上,未將推計課稅方式置於核實課稅原則之下,理論上,即該當刑法第129條第1項違法徵稅罪之「對於租稅不應徵收而徵收」之犯罪構成要件,則開單之稅吏一直到最後核定之中區國稅局長都將涉有未遂罪之刑罰適用。

新聞來源:台灣新生報

(以上內容若侵犯您著作等相關權利,請留言舉報通知我們,我們將會盡快予以刪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