奢侈稅導致人民對政府失去信賴?

【文/林歆芙】

▲葛克昌教授表示,奢侈稅本來是要抑制短期交易炒房,卻成效不彰,反而傷及無辜。

「人民買賣沒賺錢,但政府一定要課到稅?這是奢侈稅的精神嗎?」稅災戶李泳賢先生表示,自己不懂稅法,2011年第一次買房自住,因經濟問題,在一年內賣掉房屋,雖有入住事實,也有證據,只因未遷入戶籍,而被課以賣價15%奢侈稅及一倍罰款,共計二百多萬元,至今仍被強制執行中,每月從薪水扣2.2萬。他痛批,當時政府說奢侈稅不會傷及無辜,如今他不敢再相信政府的政策,感覺是說一套做一套。

東吳大學法律系專任客座教授葛克昌表示,奢侈稅本來是要抑制短期交易炒房,卻成效不彰,反而傷及無辜,諸如因孩子學籍問題而戶籍未遷入、生意失敗被拍賣、無法還房貸被銀行追繳、離婚不得已處分房產等原因。課稅精神本應是有所得才課稅,卻以賣價課稅,處罰金額又無上限。「稅法本應遵守最嚴格正常法律程序,稅單應載明法律依據與理由,卻以僅能代表稅捐單位見解的函釋為依據。」葛克昌指出,納保法制定至今,仍未見法官以納保法第一條基於人民生存、工作或財產權之保障,以及正當法律程序等為由解釋,其實奢侈稅就應用這條解釋。

處罰應有故意過失才能成立

東吳大學法律系教授陳清秀指出,奢侈稅沒遵循量能課稅原則,實際上卻變成誘導、管制的政策目的稅,干預市場與人民契約及營業自由,又未符合比例原則;處罰應有故意過失才能成立,但人民並非刻意炒房,卻也納入課稅範圍又受罰,已違反憲法上有責任始有處罰之基本原則。

陳清秀指出,最高行政法院在(民國)106年度判字第417號判決強調應著重「有自住事實」之經濟實質,而不應拘泥於「戶籍登記」之外觀法律形式上要件,值得肯定。他表示,財產處分之自由,關係到財產權的保障,也關係到生存權的維護與貫徹;如果因為經濟環境的變動,而處分僅有一戶之自住房地,卻要被課特銷稅,即有違憲之虞。

全民拼稅改-台灣之痛 奢侈稅釀稅災

【文/林歆芙】

▲法稅改革聯盟與東吳財稅法研究中心、台灣稅法協會舉辦座談會,邀請專家學者針對奢侈稅條文有否違憲,罰鍰是否合宜,深入探討。(左至右:邱晨助理教授、陳清秀教授、黃俊杰教授)

惡法亦法?備受爭議的奢侈稅讓人民成為無辜的犧牲者,再次印證錯誤政策比貪汙更可怕。今(2018)年9月29日東吳財稅法研究中心、法稅改革聯盟與台灣稅法協會於東吳大學城中校區舉辦「特種貨物及勞務稅(奢侈稅)部分條文違憲疑義」座談會,針對奢侈稅條文有否違憲?罰鍰是否合宜?邀請專家學者深入探討。東吳大學法律系專任客座教授葛克昌、教授陳清秀、中正大學財經法律系教授黃俊杰、輔仁大學財經法律系助理教授邱晨等人,分別就奢侈稅涉及違憲之處,層層剖析提出建言,希望為無辜稅災戶提供解套辦法。當場奢侈稅稅災戶現身說法,痛批政策倉促上路的悲慘遭遇。

剝皮奢侈稅殃及無辜釀稅災

近年各界沸沸揚揚討論的「奢侈稅」,全名為「特種貨物及勞務稅條例」(簡稱特銷稅),於2011年6月1日起正式施行,從財政部提出草案到立法院三讀通過,前後不到三個月,當初立法原意在於打房,孰料倉促推出,上路後問題一大堆,雖然宣稱不會殃及小民,但卻造成許多非投機炒房的一般民眾、首購族深陷稅災,引起各界撻伐。

2016年1月1日實施房地合一實價課稅後,不動產部分的奢侈稅走入歷史;實施四年半以來,房市交易冷了,短進短出的投機客幾乎從市場消失了,但未諳條文的無辜稅災戶至今仍在承受重稅重罰的苦果。而因農地、工業用地等非都市計畫土地排除在外,投機炒作的資金轉往大都會外圍地區流竄,導致非都市房價反而急漲,更突顯奢侈稅治標不治本的侷限性。

奢侈稅制定時,列出不少排除條款,包括自住、因工作因素賣屋可免課奢侈稅等,對專業投資客來說,這些是鑽漏洞逃稅的管道,但對一般民眾而言,以為只要是「自住」,二年內賣出可以免稅。殊不知若未遷入戶籍,或曾短暫出租、借公司登記使用等,都不適用財政部對「自住」的定義,仍被課重稅重罰。奢侈稅並沒有達到抑制炒房等社會政策目的,不僅房價未跌,人民依舊買不起一間房,甚至留下嚴重的後遺症難以解決;包括房仲相關產業逐漸衰退、老舊社區都更停滯及因高額稅金衍生的交屋糾紛等。

官僚一意孤行 錯誤政策比貪汙更可怕

前財政部長張盛和時代從證所稅到奢侈稅,政策一改再改,卻一直沒有提出完整的稅制改革政策,各界強烈批評財政部完全是悶著頭蠻幹,對台灣的「悶」經濟,一點幫助都沒有。監察院在糾查報告直批張盛和錯誤的政策比貪汙更可怕,造成不少稅災戶暗夜哭泣,求助無門,也嚴重傷害人民對國家的信賴。

回顧張盛和上台後推出的財稅政策頻頻出包,「投資亞投行最差是22億變壁紙而已」「推動囤房稅、房地合一實價課稅,打趴房市,造成當年房市交易總額重挫24%」、「提出健全財政補充方案,不利內資,獨厚外資,導致本土企業以假外資回台淘金,貧富差距愈來愈大」、「證所稅讓台股市值蒸發2.2兆元、全年資金外流154億美元。立法委員要張盛和道歉,他回嗆:『無歉可道』」、「證交稅3年短收近800億」等,不勝枚舉。其中「奢侈稅」殃及無辜,侵害憲法保障的基本人權,各界督促政府要重視此問題。更希望非政大財稅幫的蘇建榮部長,能有不同的思維,積極解決稅務亂象和冤錯稅案,為我國的財稅體制帶來新氣象。

奢侈稅牴觸憲法保障的生存權

【文/李樹】

輔仁大學學士後法律學系專任助理教授邱晨表示,有些奢侈稅災案例明明都有自住事實,且有相關繳費單據足以證明,只因支付房貸經濟壓力或學區就學環境等考量因素(非規避稅捐),而沒有遷入戶籍,無法符合特銷稅第五條之規定,就被國稅局補徵奢侈稅並處一倍罰鍰。

奢侈稅立法之目的是為了避免短期交易規避稅捐義務,主要是社會目的,而不是財政目的稅捐。然立法卻綁在有沒有遷入戶籍的形式要件,不符合台灣真實的現況。「立法裁量還是要有憲法界限,憲法所保障的基本生存權,是不可以用稅捐干預的。」邱晨指出,行政法院認為戶籍是立法裁量事項的見解,已經忘了憲法的界限。她引述德國聯邦憲法法院在討論基本免稅額的論述,強調「立法者有立法形成自由,但要有憲法界限。」如同所得稅報稅是以家戶申報撫養父母,也不必住在一起,為何奢侈稅卻沒這樣做?如果沒有貼近事實的考量,立法本身就有問題。

稅捐處罰應全面性檢討修法

邱晨指出,「不只奢侈稅案例,台灣的稅捐處罰一直以來都有很大的問題,需要做全面性檢討。」目前稅捐實際狀況,稅捐秩序罰沒有最高的限額,像是罰以漏稅額的2倍,對納稅義務人本身的稅捐責難程度來說,是不合理。邱晨參考德國法的經驗,提出二點修法的思考方向:一、稅捐罰宜以故意及重大過失為原則;二、漏稅罰鍰額度宜上限規定,一定要修法。

邱晨建議立法在考量政策之外,重要的是到底合不合於憲法的原理原則,尤其是台灣從自由法治走向社會法治國家,基本上國家對人民的稅捐手段,除了徵稅的目的之外,不能夠透過徵稅的手段限制人民受憲法保障的生存權或家庭婚姻權利。她呼籲「立法時,必須思考憲法所保障人民的生存權要怎麼樣去實現,這是立法的界限所在。」

政府宜簡政輕稅 徹底廢除奢侈稅

【文/李樹】

▲稅災戶李泳賢第一次買房自住,因經濟問題賣屋,只因未遷入戶籍,而被課奢侈稅及罰款,共計二百多萬元,至今仍被強制執行中。

總統府人權諮詢委員暨中正大學財經法律系特聘教授黃俊杰表示,奢侈稅比較像是非財政目的的稅捐,越偏離財政目的的稅捐,它的正當性基礎就要更強,站在這個角度,特銷稅有沒有達到當初立法目的要打問號。從指導學生(國稅局官員)寫特銷稅研究報告的結論,以及特銷稅(特別是房地的特銷稅)在2015年修法、2016年停徵特銷稅不動產部分,改以房地合一課徵所得稅取代之,可知特銷稅立法目的無法得到實現,也沒有達到抑制房價成效。

黃俊杰表示,特銷稅不僅不能夠實現立法目的,還不符比例原則,也有可能涉及到人民相關基本權的問題,像是生存跟家庭問題。對於第五條第一款規定所稱「辦竣戶籍登記」的排除要件,修法的重心在針對自住型的房屋,因為辦妥戶籍登記才能夠構成自住的積極要件,這種規範是有漏洞的,如果要課徵特銷稅根本就是違憲。為達到憲法意旨,應該要做相當目的性的限縮;對自住型房屋財產的受益,或是因為買賣財產的增加而必須要課稅,應該要在一個限度內。同一棟房舍有可能會有財產交易所得的問題、土地增值稅、特銷稅,稅捐對於人民的負擔要有個總計算,如果超出人民可以容許的範圍,這已不是財產的限制,而是生存權的問題。特銷稅可以說已經名存實亡,黃俊杰建議,為簡政輕稅,解救無辜的稅災戶,應考慮廢除。

稅災戶血淚故事

案例一:為孩子學區將戶籍遷出

陳先生向父親承購位於新北市的房屋自住,並將戶籍遷入。後因工作地點、女兒學區及就學環境等考量,將戶籍遷至臺北市,但仍一直居住在新北市房屋,有相關繳費單據足以證明。後來因支付房貸、經濟壓力及配偶懷第二胎,只好將房屋出售。

國稅局竟無視陳先生長期均居住於新北市房屋之事實及證據,竟以其出售「持有期間在1年以內」之房屋為由,補徵奢侈稅並處一倍罰鍰,共計525萬元。

案例二:兒子設籍的自用住宅

楊先生出售持有期間在1年以內之新北市房地,出售之前,其子便已設籍自住。

楊先生從政令宣導影片,得知出售「自用住宅」非屬奢侈稅課稅範圍,認為其子設籍自住就是「自用住宅」,不料國稅局卻以所有權人楊先生本人未設籍為由,補徵奢侈稅並處一倍罰鍰,共計729萬6千元。

案例三:首購族繳不起房貸

李泳賢先生因經濟壓力,賣掉人生第一間房子,但因為未滿二年且戶籍不在新屋之下,必須繳交奢侈稅高達賣屋總房價的15%。他拿出水電費收據證明自己確實自住自用不是炒房,而且身為獨子的他未將戶籍從老家遷出,只是很單純為了盡為人子女的一點孝道。沒想到賣屋沒有獲利,還要背上奢侈稅加上罰鍰200多萬元。

新聞來源:台灣新生報

(以上內容若侵犯您著作等相關權利,請留言舉報通知我們,我們將會盡快予以刪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