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總統該注意的數字

553318

今年經濟情況如何,眾說紛紜,但總統蔡英文月前相當有自信的援引出口、訂單、失業率、股市等數字,表示經濟的期中成績單可以接受最嚴格的檢驗,她並表示「從來都不是為了要聽什麼好聽的話,任何基於客觀的批評,只要有道理,都誠心接受,但不允許有人用偏見來唱衰台灣。」

總統既有此度量聽真話,我們就在此進一言,總體經濟數據洋洋不下數百項,即或如今大家熟悉的出口、消費、投資及經濟成長也都只是用來描述經濟現象的某一方面而已,並非全部。尤其在原油、國際農工原料價格大起大落的年代,許多指標深受干擾,其好未必真好,其壞也未必真壞。

舉例來說,上半年我們的經濟成長仍有3.2%的水準,然而我們若考慮貿易條件所帶來的損益,也就是考慮出、進口價格變化對民眾福祉的影響,由於原油、農工原料行情走高,貿易條件轉壞,上半年我們的「實質GNI」成長率僅1.4%,過去四年(2014~2017)依序是5.3%、5.7%、1.8%、1.4%,這告訴我們近年台灣經濟成長雖差強人意,惟實質GNI成長率已是大不如昔。

我們再稍微解釋一下,今天大家所稱的經濟成長率,是實質國內生產毛額(GDP)的成長率,而把貿易條件考慮進來的實質國民所得毛額(GNI)則是另一個重要的參考數據,簡單講,前者是衡量一國生產多少,後者是衡量一國享有多少,後者顯然比前者更貼近民眾的感受,是個更有感的指標。

我們絕不是在唱衰政府,而是希望總統更細緻的了解指標的意義,這樣才可以找出施政的盲點,進一步改善經濟。明乎此,我們大概就可以理解,何以2015年經濟成長率僅0.81%,但民間消費成長率卻優於最近三年,因為2015年實質GNI成長了5.70%,當國人所享有的福祉有如此高的成長,民間消費豈有不好的道理?

總統引以為傲的經濟成長率連年升高,那代表的是我們生產量連年回升,但並不代表所享有的福祉也同步提高,依主計總處統計,2015~2017年我們的經濟成長率是0.81%、1.41%、2.89%,節節升高,而同期間實質GNI成長率卻是5.7%、1.8%、1.4%,逐年下滑。由此可知,近年台灣經濟並沒有想像中的好,我們列舉三項重要指標供總統參考:

第一、上半年公司解散家數劇增23.6%:歷年的數據告訴我們經濟情況不佳的時候,公司解散的家數就會升高,2001年網路泡沫如此、2008年金融海嘯亦然。2008年這一年解散家數升破五萬家,隨著景氣復甦,解散家數一年不過兩萬多家,惟今年上半年又升破一萬三千家,年增率高達23.6%,這個增幅相當驚人,代表生計無著,陷入困境的家庭又增加了,另外上半年新設立公司家數也下滑6.3%。試想,該增加的不增加,而不該增加的反而大幅上揚,民生豈有不苦的道理?

第二、上半年服務業員工退出率2.53%創八年最高:在市場經濟裡人力流動是正常的事,但若人力退出的太快就不妙了,這代表許多企業經營困難,正在進行人力裁減。以歷年上半年比較,今年工業及服務業員工退出率升至2.28%,創四年來新高,服務業更升至2.53%,創下近八年最高,若再細看,餐館業5.09%創近十年最高,教育服務業、專業科學業的員工退出率也都是十年以上的新高,這項數據恰與公司解散家數前後呼應,民生之疾苦,明顯可知。

第三、上半年就業人數增幅跌破十萬人:總統只看到失業率創十八年新低,但卻沒有看到我們的就業人數已從以往年增十到二十萬降至目前僅約八萬。近五年上半年的就業人數年增數如下:10.6萬、13.0萬、7.3萬、8.0萬、8.5萬,景氣表面一年比一年好,而就業人數的成長卻一年比一年少,若非人力供給因少子化而急降,在龐大的人力湧入市場下,如今失業率早已升逾4%,看到這個光景,總統還能認為我們的就業情況很好嗎?

我們認為,總統一言一行都有極大的影響力,必須審慎發言,當總統說:「不允許有人用偏見唱衰台灣。」聽在文官的耳裡做何感想,在害怕自己被指為唱衰台灣?看到公司解散家數升高、看到員工退出率擴大、看到就業人數成長趨緩、看到景氣變差,在投鼠忌器下,他們敢向上呈報嗎?當然不敢,非但不敢,在被問及相關議題時也只能支吾其詞,久而久之,總統聽到的總是好消息,如此怎能不誤判情勢?經濟指標看似人人能懂,但即使最簡單的經濟成長率、失業率仍有其嚴謹定義,望文生義的解讀,必是錯誤百出。

歐陽修說:「夫為人主者,非欲養禍於內,而疏忠臣碩士於外,蓋其漸積而勢使之然也。」歷史上許多的錯誤都是「漸積而勢使之然」,總統一句「不允許唱衰台灣」已帶來寒蟬效應,其勢漸張,為改正此風,總統應反過來鼓勵文官多說真話,我們堅信:「只有當統計成為照妖鏡而非化妝品時,台灣經濟才有救。」

(工商時報)

新聞來源:中國時報

(以上內容若侵犯您著作等相關權利,請留言舉報通知我們,我們將會盡快予以刪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