謊言與虛偽 行政與監察雙雙失靈

政事觀察站

22222

讀者投書:陳依芸(專案經理)

華盛頓砍倒櫻桃樹,最後當上了美國的第一任總統,重點不是櫻桃樹,也不是砍與不砍,而是在父親的盛怒之下,選擇勇敢誠實的面對。偉大的人物,總有過人之處,很多事件,沒有在第一時間說清楚,最後愈描愈黑一發不可收拾。ISO的精神是說寫一致,倘若紀載與事實不符,不僅增加追查的難度,更可能因此搞錯方向,讓事情永無釐清之時,這也是ISO認證之所以能成為工商業指標的原因。

時空轉換回到國會殿堂,今年5月2日立委徐永明質詢財政部長許虞哲:「部長,這稅務奬勵金你有沒有拿?」許虞哲回:「我沒有拿!」徐永明追問:「那誰在拿?」許虞哲回:「就是相關所有的稅務同仁嘛!」許部長的話到底可不可信,可由一些事情來釐清。前財政部長王建煊離職時,把自己的查稅獎金數千萬元全部捐出,悉數分給財政部官員,自己分文未取。當年立委主張刪除大約1億元的稅務獎金當時的財政部長張盛和極力反對地說,執法體系待遇不高的話,不足以養廉。凡走過必留下痕跡,兩任財政部長都坦承不諱了(王部長是先拿後捐),許虞哲說沒有拿,實在有違常理。

如今我們遇到的是一個連獎金都不敢承認部長,再看看財政部面對人民的質疑時說法一改再改的浮誇,就知道很多事情沒有攤在陽光下。經濟不景氣,然而四年來卻超徵超過五千億,到底錢到哪裡去,財政部一開始說超徵還國債,但國債不增反減,且國債每年都有預算編列還債,經由立法院審議,根本不可能任意說還就還。再者還國債的金額也老是兜不攏,一度說國債鐘每人平均少3000元,不滿3個月又說國債鐘每人平均少2萬2。還曾說過給地方政府送大禮。一次的謊,要用更多的謊來掩飾,然而,再多的回應,只有更加凸顯自己的謬誤。

花了這麼多精力在超徵款的解釋,顯然不是財政部的主要任務,國債的攀升與弊端的產生息息相關。兆豐金的罰款,慶富案幾百億無擔保借貸,公股行庫捅出的毗漏,身為主管單位不但不把關,甚至連一點求償的意願都沒有,所有的損失,一概由全民買單,這就是目前財政部的擔當。

華盛頓的經典世人傳,財政部長的說謊或許無法可管,但國家的財政惡化,卻一點也拿不出辦法,獎金會不會領的太過突兀。再者,以獎金養廉的官員,如何對得起無端揹負債務又沒有獎金可領的無辜百姓。明明是自肥,硬拗成養廉,在這謊言與虛偽充斥,國庫不斷被掏空國度,只能藉由媒體不斷地發聲與提醒。再一次驚嘆,行政與監察雙雙失靈的體制

文章來源:yahoo新聞

(以上內容若侵犯您著作等相關權利,請留言舉報通知我們,我們將會盡快予以刪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