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來斬斷財金蜘蛛網?/質疑財政部辦慶富聯貸案「軟趴趴」 黃國昌斥:國庫署替「前長官」護航

文/羅吉強

123355

承造海軍獵雷艦的慶富公司,於馬英九政府時代,即曾因財力問題,請求政府協助貸款,近日又公開寫信給小英政府表示,若政府無法再增加聯貸,將宣告破產,黃國昌立委10月18日在立院質詢時,聯貸主辦的第一銀行董座還誆稱慶富僅2期未繳息,尚未構成違約,豈料隨後突於10月25日深夜發出新聞稿,指出慶富公司已構成違約事實,再次震撼社會各界,初估聯貸損失125億,尚不包含各公股銀行自行增貸金額,若慶富無力清償,該鉅額損失又將是全民買單。

此案彰顯了金融界存在已久的畸形現象,下級根本擋不了上級的特別授意。銀行界所謂的「放款5P」指的是借款戶(people)、資金用途(purpose)、還款來源(payment)、債權保障(protection)及授信展望(perspective),其中最重要的是還款能力,還款能力低,違約風險就高,這點從事放款業務行員都清楚,但卻常面臨須違背事實,按上級指示方向撰寫徵信報告的壓力。一般案件若爆出風險 ,多推責給基層行員扛,以慶富公司的財力,若依一般徵信,根本無法取得如此龐大金額的貸款,更不可能無任何擔保。一般貸款為降低風險,會依工程進度,分次撥款,慶富卻能一次全額撥足,更能錢進大陸,只能說慶富神通廣大,但國內金控銀行風險意識為何如此薄弱不合常理,才更讓人擔憂。

主因是「長官外行,專業隔行如隔山」,現行公股金控銀行董座董事大多都不懂金融,且多由「財金幫」成員掌控像前華南金董事長劉燈城(企管、法律背景)、前輸出入銀行董座現任土地銀行董座凌忠嫄(財政、公共行政背景)、第一金董事長蔡慶年(工管、交管背景),這些都當過國庫署正副署長;土銀前董座現任華南銀行董座吳當傑則是前財政部政次(財政、財稅背景)ㄧ字攤開這些人的專長都非金融,但因與上級關係交好才得以出任肥貓缺,金融專業與否自然非其考量重點,難怪國內金融弊案不斷,但奇怪的是這些人都沒有事,像兆豐銀疑似協助洗錢被美國裁罰60億,都沒任何人被追究,唯一被追究的蔡友才還是因炒股案才致罪,小英政府若沒斬斷「財金幫」之裙帶關係,實難期待金融風氣會有好轉的一天。

新聞來源:ETNEWS

質疑財政部辦慶富聯貸案「軟趴趴」 黃國昌斥:國庫署替「前長官」護航

廖昱涵

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質疑國庫署是在替「前長官」土銀、一銀董座護航(攝影/廖昱涵)

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今(2)日在立法院質詢中提及,獵雷艦廠商「慶富」聯貸案中牽涉的土銀、一銀,其董座都是國庫署署長阮清華的前長官,是否因此而不敢辦,變得「軟趴趴」?阮清華連聲承諾:「不會,都是依法處理。」但黃國昌拉高分貝砲轟,這群出身國庫署的「財經幫」轉任公股行庫董事長惹出弊案,而國庫署至今到底「辦」了什麼?阮清華在連番炮火中,只說有考核制度但解釋不出個具體作為,面色鐵青站在質詢台上。

黃國昌拿出阮清華上任時的照片說明,當時授印給他的正是現任土銀董事長凌忠嫄,也是前任國庫署署長,甚至直指一銀董事長蔡慶年也曾擔任該職。他質疑,阮清華是否因此在慶富聯貸弊案中不敢辦這些前長官們?阮清華否認,強調一切皆「依法辦理」。
1黃國昌又質疑,說要依法處理,那至今做了什麼?阮清華解釋:「我們是股權管理機關」,透過指派董事長等方式管理旗下事業。黃國昌打斷阮清華,直呼「千篇一律」,他直接連問兩次:到底「有做到嗎?」

阮清華維持一貫回應,還是要透過董事會來處理。黃國昌質疑:「等董事長自己檢討自己就對了?」阮清華仍解釋,每年都會有考核。黃國昌連聲指責,難道等到年底考核完再判斷?這是站在納稅人的立場監督嗎?面對自己的「財經幫」轉任公股行庫董事長,是用這種態度去監理?最後撂下狠話:「你敢講,我還不敢聽。」阮清華欲解釋不成,面色鐵青。

財政部長許虞哲、國庫署署長阮清華赴立法院財政委員會備詢。(攝影/廖昱涵

黃國昌接著將砲口轉向慶富子公司「慶陽」私挪海科館聯貸資金案,黃國昌以報導質問金管會主委顧立雄,是否曾言:「土銀有疏失,但只要改善就沒有實害」?顧立雄回應,「已經追回2百多萬,正在要求改善」黃國昌質疑,全部9千萬是否有把握追回來,達成無「實害」?顧立雄表示:「我沒有一定把握。」黃國昌追問,應該是追不回來了,也就是「實害」已發生?顧立雄面露尷尬坦言:「有可能,」但處置還有流程要走,需提報董事會,等待回報。

黃國昌反問,難道董事會會處分董事長嗎?他認為董事會最後一定歸咎在基層,能動董事長的就只有金管會、財政部。他希望顧立雄拿出魄力,社會都在等金管會的作為。

黃國昌也質疑2015年馬政府執政時期,總統府曾發出密件替獵雷艦廠商「慶富」喬聯貸案。顧立雄證實,當時金管會的確有收到行政院轉來的總統府「密件」,但因為是「密件」,因此不便透露內情,但也未做否認。黃國昌高分貝追問:「這個秘密是說我們總統府在幫(慶富)陳慶男喬聯貸這樣嗎?」顧立雄一時語塞,尷尬表示這需要問當時的政府(指前總統馬英九與前行政院長毛治國),他不好回答。

對此,前總統馬英九辦公室發言人徐巧芯發聲明指出,馬英九和慶富案絕無關聯,只是照程序處理陳情案,並非「施壓」。而總統府晚間也證實,蔡政府時期也曾收過慶富的陳情函,比照前例,因涉及國防以密件辦理。

新聞來源:國會無雙

 (以上內容若侵犯您著作等相關權利,請留言舉報通知我們,我們將會盡快予以刪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