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除「長期租稅暴力」 台灣招商才會有成

 文 / 林景青

S__96493572

政院長賴清德說,他現在最重要的工作是「拚經濟」,要內資、外資都來加速投資台灣。賴揆批,經濟部的招商中心太被動,要海選有抱負的年輕人進入。賴院長是否也看到積弊已久的財稅單位?國家 「長期租稅暴力」若不根除, 再厲害的招商團隊,恐怕也成效不彰。

我的朋友, 一位傑出的科技人, 有一天因為需要去申請良民證,才知道自己是欠稅戶,他居住的土地被查封他曾擔任上市公司的負責人於2004年卸任,2005年因國稅局不認同該公司2004的報稅資料,於是就逕行查封這位已對公司無管理權的前任負責人,可惡的是,國稅局沒有告知。

日前一位法學教授投書我家火燒厝,國稅局還趁火打劫》,因為濕機設計不良以致電線短路起火,導致財務損失與家人受傷。3年後,國稅局認定,廠商的賠償金是「所得」,被要求補繳所得稅和罰鍰20多萬元。連法學教授都無法捍衛自己的權益!他感嘆, 一般民眾又將是如何的被國稅局欺凌!

很多海外歸國貢獻所長的科技專家,當年明明是經濟部確認技術入股所拿到的股票,硬是被國稅局認定為薪資所得,因為繳不出稅被限制出境,有人已與海外的家人離散,有人被追稅十幾、二十年還無法解決,人生變調。

一件又一件「小蝦米」 無法對抗「財稅大恐龍」 的故事,只是一座大冰山的小小一角,很多人還在暗夜哭泣……

台灣的租稅問題在於, 稅務官員沒有良心;實務上租稅要跟國稅局「議定」; 課徵過程不遵守「程序正義」與「證據法則」。

經濟活動交易模式變化快速, 稅務員卻用二、三十年前的查核準則來查最新的交易憑證。企業最常碰到的問題是, 國稅局隨便就剔除企業的成本費用,甚至不查核溝通,稅單就送來了 。

稅單怎麼算出來的?國稅局不會提供詳細資料,也不讓當事人閱卷, 不繳稅就要提出公司沒有這個稅的證明。

稅捐稽徵法第12條之1第4項。課徵租稅構成要件的事實認定,稅捐機關就其事實有舉證責任。但是事實上,稅捐機關都把舉證責任推給納稅人。沒有發生的事,如何去舉證? 就跟被國稅局趁火打劫的法學教授一樣,被國稅局懷疑和廠商有通謀虛偽,國稅局不舉證,還要他證明自己的清白。稅官把百姓當「小偷」、當「鵝」,不斷的拔毛,甚至殺鵝取卵,逼死企業,趕跑外資。

台灣企業被國稅局欺負慣了,多少繳一點,國稅局就放過了但外商老闆很不解,繳稅依法,在台灣依的是什麼法?連稅務員都說不清,只搬出一堆解釋函令。不服就叫你去提行政訴訟,但台灣行政法院法官的立場,往往會採取保護國家的稅收,所以幾乎都是敗訴收場。在很多外商眼裡,台灣的稅務風險是無限的大。

國外的稅務判例,每一個判決,其討論的核心領域都是「有無侵害納稅人的基本權。」納稅要經國會立法、有實質的正當性,且要有正當法律程序。然而,這些在台灣天天上演的稅制亂象,林全臨去前所提出的稅改方案,卻完全沒有觸及到人民最需要的賦稅人權 。

今年年底要施行的「納稅者權利保護法」,是為了解決台灣越來越多的稅務糾紛,但立法對人民嚴苛至極、納保官是假的,連司法院都草率的讓沒有稅財專業的法官就地合法,取得「稅務專業法官證書」。這一連串的「假改革」,人民看得很清楚。

公務人員犯錯,只要超過10年懲戒期就可以不用受到任何懲處,不要說善良百姓的人權比不上公務員?連監守自盜30億的理律專員劉偉杰都可以逃過13年不起訴,但對稅災戶而言,卻要被萬年稅單窮追猛打、一生一世永無寧日?

追稅期從原本是5年,後來修改為10年, 納保法更變本加厲的修訂成15年。而且2017年12月28日之前的舊案都不能算,即使已受折磨二、三十年的稅案,還要在敗訴率高達94%的行政法院贏了,才可以開始再算15年 。所有嚴苛的條件,都加諸在百姓身上。很多人根本就是繳不出稅款的稅奴,台灣人難道不能溫飽後才來繳稅嗎?

日前有稅務員在媒體投書說,自己內部的稅務員都覺得,納保官根本是「玩假的」 。 他說,納保官用「內部現職人員」,有誰會為了飯碗,為了考績,膽敢推翻經過層層長官核定的案件?東吳大學法律系葛克昌教授直批財政部不視重納稅人權利保護,納保官要有獨立性,應該找有律師、會計師資格,或教稅法學者擔任。

苛稅酷吏、無法無天,到底誰可以管管台灣的財稅單位? 這才是目前台灣最需要注入新血的行政單位,讓重視人權、法治與程序正義的新頭腦,淘換舊官僚,讓人民可以溫飽後再來繳稅可以安心地開公司,外資放心的「錢進台灣」 課稅依法、稅官守法是改善投資環境很重要的一環,除弊才能興利,招商才有成效。

(本文投書作者為台北市民、企業財務經理)

新聞來源:遠見

 (以上內容若侵犯您著作等相關權利,請留言舉報通知我們,我們將會盡快予以刪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