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換國稅局長來當好了

羅吉強 法務顧問

國稅局最為人所詬病的,就是當法理上無法勝出時,就要求當事人舉證,如不能完全證明,即須繳稅,甚或是法院判決人民勝訴,國稅局也不採認,形成行政凌駕司法的政府畸象。圖/財政部台北國稅局,取自維基百科by Ianbu
國稅局最為人所詬病的,就是當法理上無法勝出時,就要求當事人舉證,如不能完全證明,即須繳稅,甚或是法院判決人民勝訴,國稅局也不採認,形成行政凌駕司法的政府畸象。圖/財政部台北國稅局,取自維基百科by Ianbu

近日法學教授曾建元投書媒體,談到他家失火,國稅局卻趁火打劫,顯露國稅局只為課稅就任意曲解法律。曾教授的宿舍失火後,經消防局鑑識查出,是除濕機設計不良以致電線短路,造成融毀自燃。曾教授和商品製造者很快在法院達成和解與賠償事宜,想不到3年後,卻收到財政部台北國稅局的裁處書,指和解賠償金為所得,要求補繳所得稅和罰鍰20多萬元。曾教授隨即就「賠償金非所得」的法律常識性見解向該局提出申復,台北國稅局新局長雖更新處分,但仍要求曾教授須一一提列賠償金的後續支出清單和證據,否則仍列為所得,讓曾教授為之氣結。

曾教授的案例讓我們體會到國稅局任意區解法令的可怕,事實上之所以稱做「賠償金」自然是為填補當事人損失,損失可分為有形及無形,有形損失就是財產的積極損失與消極損失(應增加而未增加),無形損失就如心神受創的精神慰藉金,可見賠償金範圍非常大,但不論當事人賠償金額如何決定,既然是填補損失,怎麼會是所得?若是補償金額也要當收入,那請問國稅局,若災損金額賠不夠的損失,國稅局要補助嗎?國家不應該是看到人民有進帳,就想盡辦法要課稅,那喪葬補助費,需要課稅嗎?

曾教授到底是法學教授,很快找出財政部1994年台財稅第831598107號函:「訴訟雙方當事人,以撤回訴訟為條件達成和解,由一方受領他方給予之損害賠償,該損害賠償中屬填補債權人所受損害部分,係屬損害賠償性質,可免納所得稅。」本來想這下終於解決問題了,但台北國稅局新局長仍要求一一提列賠償金的支出清單和證據,否則仍列為所得課稅,曾教授不服被硬拗納稅,且國稅局又把舉證責任推給百姓,因此投書媒體週知,讓人民見識到國稅局的蠻橫,揭露小老百姓面對國稅局的無奈。

國稅局最為人所詬病的,就是當法理上無法勝出時,就要求當事人舉證,如不能完全證明,即須繳稅,甚或是法院判決人民勝訴,國稅局也不採認,形成行政凌駕司法的政府畸象,曾教授民事上的和解,與法院勝訴判決有同等效力,依國稅局自己的函令,和解的損害賠償可免納所得稅,理應無所得稅的問題,但現國稅局居然自創「無法提出賠償金的後續支出清單和證據仍列為所得」,不僅打臉司法,更直接打臉長官財政部,國稅局為了增加稅收,踐踏法律與國家秩序簡直到無法無天地步,連法學教授的專業知識都不能捍衛他自己的權益時,那一般的老百姓豈不都活該自認倒楣?法律如果都是國稅局說了算?那我們還算是民主法治國家嗎?那總統是不是要換財政部國稅局長來當?

新聞來源:民報

 (以上內容若侵犯您著作等相關權利,請留言舉報通知我們,我們將會盡快予以刪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