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稅金」創造自由的經濟活動

0EtW5w9lLk

古羅馬因為「逃稅」而滅亡

古羅馬繁榮的一大要因,在於人民可以自由進行經濟活動。

古羅馬的共和時期,羅馬市民幾乎沒有直接繳稅,因為沒必要繳稅。

國家最大的財政負擔是軍隊,但古羅馬的軍隊幾乎不花錢,因為羅馬市民規定要無償服役一年,而且武器還要自己準備,就連軍隊裡的行政人員也是由羅馬市民無償擔任。

行政經費是由出口關稅與奴隸稅來支付,只要買賣奴隸就要課徵百分之二到百分之五的買賣稅,解放奴隸的時候要依奴隸價格課徵百分之五的稅金。

然而,後來古羅馬與周邊國家的衝突日益增加,開始聘僱傭兵組成軍隊,就需要增加稅收。

於是頒布了「戰爭稅」。

戰爭稅是一種財產稅,市民申報財產總額,按照比例課稅,而且有累進稅率。

財產種類不同,戰爭稅的稅率也不同,比方說珠寶、昂貴服飾、豪華馬車等奢侈品,最高要課到十倍的稅金。

而且一旦開戰,有錢人還有義務貸款給國家。

戰爭稅最特別的地方就是有補償機制。如果羅馬軍隊戰勝,搶到戰利品,就會補償民眾繳納的稅金。所以羅馬的戰爭稅,其實比較像是公債或股票。

當羅馬軍隊連戰連勝,國土不斷擴張,戰爭稅就被廢除了。羅馬城邦(即羅馬共和國)誕生後三百五十年(西元前一五○年左右),戰爭稅就已經全面廢除。

廢除戰爭稅之後要怎麼籌措財源呢?就是向被征服的土地課稅

羅馬征服一塊土地之後,會先納作領地,然後租借給被征服的民眾使用,並且課稅。羅馬藉由課稅從各地收括貴金屬與作物,就足以維持國家運作。

尤其從西班牙收來的金銀更是讓羅馬國庫豐沛,光是從西元前二○六年到西元前一九七年這十年內,西班牙就向羅馬上繳了一.八噸的黃金,六○噸的白銀。羅馬有了這些金銀,才得以創建貨幣制度。

西元前二○○年左右所鑄造的德納留斯錢幣(Denarius)是羅馬境內的主要流通貨幣,連傭兵的薪水都是以此支付,而鑄造貨幣本身就是羅馬的重要財源之一。

羅馬派遣總督率領強大的羅馬軍隊管理領地,總督在領地有絕對權力。

但領地的稅制不是採用本國統一稅制,而是按照當地傳統來徵收,羅馬就是這樣軟硬兼施,才能管理廣大的領土。
帝國主義化—金錢如何流動?

羅馬的溫和占領政策,在共和時期尾聲開始瓦解。

羅馬民眾嚐到了領地進貢的甜頭,開始得寸進尺。

西元前一三○年左右,羅馬開始對領地課徵「收成稅」。

然而,收成稅是由外包的課稅員去課稅。

課稅員要先向羅馬政府購買五年期的課稅權,也就是羅馬政府會先向課稅員一口氣收五年的稅。如此一來,短期可獲取相當的收入,但政府必須提供課稅員一筆「預繳折扣」,所以長期來說是吃虧的。

外包課稅員制度最大的缺點,就是課稅員的權力會無限上綱。

預繳五年的稅金需要龐大的財力,所以課稅員們會組織起來,像是一間公司。

這就是人類史上最早的公司。

一般民眾也可以投資這家公司(課稅包商),投資人與課稅員的立場相當分明,傳承到現在就是「經營權與股權分離」的股份有限公司。

課稅包商要向羅馬政府繳交鉅額的課稅權利金,當然要徵收更多稅金來賺錢。

而且課稅包商擁有對領地強制課稅的權力,所以課起稅來非常刻薄。

課稅包商並不會直接課稅,而是在各領地聘雇當地的外包課稅員,課稅包商再從中抽成。所以領地民眾同時要被課稅包商和當地的外包課稅員抽成。

這個制度讓稅率飆漲,當然就有領地叛亂。

其中傷害羅馬最重的,就是米特里達提王(Mithridates)叛變。

西元前八八年,土耳其地區的米特里達提王率領大部分的希臘城市起義,光是一天的起義,就殺了八萬個羅馬的外包課稅員,以及兩萬個羅馬商人。

米特里達提王並沒有要求獨立,而是要求「廢止外包課稅員制度」,以及「參加起義的所有城市免稅五年」。

羅馬軍隊平定了這場叛亂,但是羅馬政府也受到沉重打擊,使得共和政府陷入混亂,結果進入帝國時期。

書名:拿破崙不是敗在滑鐵盧戰役而是金融戰爭:從「金錢的流動」發現5000年歷史的意外事實

作者: 大村大次郎
譯者:李漢庭
出版社:臉譜

新聞來源:閱讀人

 (以上內容若侵犯您著作等相關權利,請留言舉報通知我們,我們將會盡快予以刪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