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豐金接連爆弊案 永豐金證董座陳惟龍角色尷尬「裡外不是人」

1234566
前證期局副局長陳惟龍(左4)受聘永豐金證董事長,在輝山乳業與大同案中均未被金管會懲處,引起內部其他員工指責其「窩裡反」,角色相當尷尬。(照片翻攝自金商獎)

永豐金控前董事長何壽川因三寶案等遭到羈押,兒子、女兒、女婿遭到約談,雖已請回,但案情仍持續延燒,另一方面,永豐金證券的輝山乳業、中資買大同兩起案件則僅涉及「疏失」,主管機關對多位永豐金證主管懲處,惟獨董事長陳惟龍全身而退,引起永豐金證內部主管不滿,質疑他出身自證期局副局長,金管會因此官官相護,而且永豐金證內部處罰名單也沒有看到他,6月份在內部會議遭到5名主管齊砲轟!

陳惟龍則澄清說,「這裡面很多是謠言,並非事實,大同案董事會是報紙報導以後才知道有客戶去買大同。」

永豐金證券投資輝山乳業大虧及替中資買大同股票案在今年4、5月間連續爆發,首先3月底中國乳業鉅子「中國輝山乳業」因假帳風波在港股單日崩跌85%,台資證券公司中就永豐金證券 (亞洲)持股最多,在3月認列8900萬港幣(約3.56億元台幣)損失,被金管會以風險過度集中警告

陳惟龍接手兩年,爆發兩案

再者,今年5月老牌上市公司大同爆發經營權爭奪戰,市場派挾背後中資相挺,持股近3成險些奪下經營權,事後一查發現該中資為永豐金證香港分公司客戶,兩案下來金管會震怒,對永豐金證提出包括60萬罰款、永豐金證總經理葉黃杞遭停職1個月等懲處。

除了金管會的處罰,永豐金證也對內部處罰,這次直接承做輝山乳業持股的永豐金證(亞洲)公司懲處多名主管,包括董事總經理蔡建志、另一名董事總經理蔡隆裕、風險管理部門游姓主管、羅姓主管等7名主管被記過等不同處分,還有主管因此離職。

然而不論是金管會或者是永豐金證的處罰名單裡面都不見永豐金證董事長陳惟龍,讓許多證券主管相當不滿,一名主管說「陳惟龍是2015年6月接下永豐金證董事長,買大同股票的上海客戶是2016年9月上門,金額那麼大,要開董事會的,他怎麼可能不知道?開會的時候在睡覺嗎?還是因為他出身自證期局所以官官相護?

陳惟龍在金融界職涯逾30年,曾任證期會組長及主任秘書,在證期會時主要負責業務就是國內投信投顧這一塊、之後又任職財政部保險司副局長、金管會證期局副局長、保險局副局長,2010年退休進入證券基金會,2014年被何壽川邀請出任永豐投信董事長,2015年6月永豐金日召開臨時董事會,一口氣發布19道高層人事異動,陳惟龍取代黃敏助轉任永豐金證董事長。

配合守法,遭質疑窩裡反

永豐金證券的輝山乳業案與大同案相繼出包,等於陳惟龍接手董事長後不到2年就出事了,但金管會的懲處以陳惟龍早對子公司永豐金證(亞洲)公司提過警告而免責,讓永豐金證許多高層主管私下抱怨「何董事長找他來幫忙,他不但沒有發揮門神的作用,反過來說,說不定有些資料還是他主動提供給檢調單位的。

一位永豐金證主管說,尤其永豐金證懲處名單公布後,在永豐金證的內部檢討會議中,五位資深主管公開砲轟陳惟龍,質疑他開過那麼多次董事會,而且輝山乳業和大同案的金額都不小,怎麼可能不知情!整起事件讓陳惟龍的角色可說相當尷尬,幾乎是「裡外不是人。」

陳惟龍表示,大同案是三月報紙報導之後董事會才知情,他說,許多人以為大資金筆操作一定會經過董事會,那是自營的部位,「至於業務前端的操作面,哪個客戶要買哪些股票,董事會根本不知道,我們也是看到報紙以後才發現。」還有被五位主管砲轟的說法,根本不是事實。

至於輝山乳業案,陳惟龍說「在金管會的金檢報告中有記錄,我在去年六月的時候就一直提出警告,但是業務單位並沒有尊循。」他表示,自己已經離開公職單位超過10年,金管會不可能會去袒護,「有問題一定不會放過我的。」

陳惟龍說「輝山與大同二案,都在我任內發生,我不能推脫我都沒責任,我有監督不周之處,我在董事會上及擴大主管會報中都表示,沒有提供一個穩定經營環境,讓公司形象受損,深表歉意!惟會結合全體同仁努力,一起在下半年把虧損賺回來!」

對陳惟龍來說,他出身自主管機關,本身對法令相當熟悉,被何壽川高薪聘入永豐金證後理應敦促民間公司遵守法令,沒想到還是爆出輝山乳業與大同案,現在還反過來被永豐金證內部人質疑他的忠誠度,即便他在忠誠與守法之間選擇了後者,但是這種尷尬、「裡外不是人」可能是許多由公轉民的官員們始料未及的吧。

新聞來源:信傳媒

 (以上內容若侵犯您著作等相關權利,請留言舉報通知我們,我們將會盡快予以刪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