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評論:「公」司幾已淪為「私」司金管會/與何壽川關係之深!段宜康:永豐金找邱正雄接董座太可笑

211564564564
台北地檢署偵辦永豐金涉嫌超貸三寶建設50億元案,日前搜索永豐金控總部,及永豐餘集團總裁、永豐金董事長何壽川的住所,經漏夜偵訊,認定永豐金海外孫公司放貸前,疑涉不實鑑價,助三寶董座李俊傑的紙上公司申貸等涉特別背信等罪嫌,並將何壽川聲押禁見,引發社會側目。

這種擁有「產業、金融業」的家族企業,違反關係人交易弊案,也難怪會被立委認為是「家族性的洗錢罪行」!永豐金控是股票公開發行公司,九位董事中即有包括前臺灣證券交易所董事長、前財團法人臺灣金融研訓院院長薛琦在內的三名獨立董事,但仍發生違反金控業「產金分離」原則的弊案,可見我國金融監督與公司監理的虛有其表!又永豐金三位獨董都是知名財經界人士,但因沒有法律專業,不能依法論爭,碰到大老闆的違規行為,恐都噤若寒蟬,以致發生永豐金持續陷在家族企業的弊案中!

商業主管機關縱容

有鑒於樂陞科技50億的收購弊案,金管會於4月18日預告修正「公開發行公司議事辦法及公開發行公司獨立董事設置辦法」,規定未來公司召開董事會,都要有獨立董事參加,否則將依情節輕重罰款。但就如樂陞科技弊案一樣,金管會只罰款240萬,這能夠有效扭轉獨立董事的花瓶或門神角色,遏止將「公」司當「私」司來運作之違法行為嗎?

又在本月公司股東大會季節,一些持股偏低的公司當權派,為了讓股東大會的出席股權數能達到開會門檻,也更為了確保其權位,常無所不用其極的徵求委託書,俾能以其不到20%比率的持股,完全掌控董事席次,繼續把持公司經營權。而超過80%以上的投資大眾,在商業主管機關的縱容下,根本無置喙餘地,只能看著不正派的或被判刑的公司經營者恣意妄為、掏空舞弊。

知名會計師張福淙先生指出,公司委託書徵求制度是台灣特有的產物,形同公司董監事選舉可以公開收買選票,這是對企業民主的嚴重扭曲與傷害!因為,在公司當權者掌控股東名冊及紀念品的情況下,可以輕易的向股東收取委託書。這對其他股東,是極不公平的競爭,而這也是公司掏空弊端之淵藪所在。

法規當擺設玩假的

因此,政府應廢除公司選舉徵求委託書制度,而僅保留代理委託制度,並限制不可超過三人,以消除不肖公司當權者把持,避免絕大多數股東,淪為他們的魚肉。

另《公司法》第196條第1項:「董事之報酬,未經章程訂明者,應由股東會議定,不得事後追認。」此一規定也是惡法,因只要章程明訂,就不必由股東會議定,或事後追認。這就造成永豐金控可以依章程第28條之1規定:「董事長、副董事長及董事之報酬,參酌同業通常水準,授權由董事會議定之。」將高達近億元之報酬發給其每位董事,嚴重扭曲了企業民主,及傷害了多數股東權益!

誠如學者指出,現行《公司法》與公司組織都停留在19世紀維多利亞女王時代。《公司法》很多管制規定都是擺設、玩假的,沒有被執行,以致產生「公」司淪為「私」司的許多弊端!

律師、經濟法學者

新聞來源:蘋果日報

與何壽川關係之深!段宜康:永豐金找邱正雄接董座太可笑

▲永豐金代理董事長邱正雄。(圖/記者徐珍翔攝)永豐金代理董事長邱正雄。(圖/記者徐珍翔攝)

政治中心/台北報導

永豐金董事長何壽川因三寶超貸案遭聲押,永豐金昨日深夜宣布,已召開臨時董事會,推舉邱正雄為代理董事長。對此,民進黨立委段宜康18日則在臉書直批「太可笑」,永豐金幾個弊案,都發生於邱正雄任職期間,且去年邱卸任永豐銀行董事長後,還被何壽川聘為最高顧問,可見對其倚重與關係之深,非比尋常。

台北地檢署偵辦永豐金疑似違法放貸案,認為何壽川涉嫌重大,有串滅證及逃亡之虞,向法院聲請羈押禁見獲准。段宜康昨日則在臉書直言,除了何壽川涉案外,這其實是家族性的洗錢罪行,而最可怕的是,家族企業迫害不肯配合犯罪的守法員工,受害的不只前永豐證券財務長王幗英,金管會還知道經由自己安排求助的有哪些人。

對於何壽川遭聲押後,永豐金控火速推舉邱正雄擔任代理董事長一職,段宜康也在臉書指出,永豐何家和國民黨高層關係錯綜綿密,前總統馬英九也重用的前行政院副院長邱正雄,更是直接參與經營。

他進一步說,永豐金這些弊案,都發生於邱正雄任職期間,且去年邱卸任永豐銀行董事長後,還被何壽川特別聘為最高顧問,並保留專屬辦公室、座車、司機,對其倚重與關係之深,非比尋常;如今何壽川出事,永豐金找來邱正雄接董事長,「未免也太可笑了吧!」 

關鍵字:邱正雄永豐金董事長何壽

新聞來源:ETNEWS新聞雲

 (以上內容若侵犯您著作等相關權利,請留言舉報通知我們,我們將會盡快予以刪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