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司法改革 法官:應自治、排除人事派系鬥爭/陳志龍:真正百分百平反

〔記者張文川/台北報導〕

台大法律系教授陳志龍(右)將法官分為三種類型,要尋找有前瞻性的司法人,汰除心態墮落、保守的司法官。(記者張文川翻攝)
台大法律系教授陳志龍(右)將法官分為三種類型,要尋找有前瞻性的司法人,汰除心態墮落、保守的司法官。(記者張文川翻攝)

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第二組召開第二次分組會議,昨有多位法官在一場座談會現身談自己成為被改革對象的意見,提醒政府在高呼改革的同時,莫忘確保司法的獨立審判。

有學者主張廢除司法院,以免法官為了升官而整天搞人事派系鬥爭;有法官認為法官評比制度只會找病號、案量少的法官開刀,根本動不了恐龍法官;有二審法官直言,很多二審法官為了證明自己沒有收錢,只好「防衛性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這對司法公正性絕非好事。

台灣財經刑法研究會等團體,昨在台大校友會館舉辦「全民票選愛心司法人」座談會,尋找具前瞻性、有愛心的司法官,請民眾至網站推薦與票選,以鼓勵代替指責,表揚好的法官,會中邀集數位法官現身談甘苦。

基隆地院法官陳志祥說,應讓法官自治才能保障審判獨立,過去法院法官要被派去刑事或民事庭,全是院長說了算,現在已進步到由法官自填志願,院長已無法以行政、人事手段介入審判,但目前派任庭長、院長提名權仍在司法院長手裡,司法院仍可以干涉司法獨立審判。

台大法律系教授、台灣財經刑法研究學會創會理事長陳志龍主張廢除司法院,歐洲的司法系統並未設置行政機關,只設置專門獨立判斷的各級法院,「沒有比賽(官司),就沒有裁判」,而我國司法院有正副院長、秘書長、廳長,使得有些法官汲汲營營於升官、搞人事派系鬥爭,廢除司法院可以免除這些紛擾。

台北地院法官趙子榮指出,現行法官評比制度並不妥善,司法院認為恐龍法官只是因法律見解不同,基於審判獨立而不能干涉,動不了恐龍法官,又不得已要揪出不良法官,所以只好透過評比來處罰生病復健中的、案件較少的法官,以致幾乎每個法官為了趕進度,都在超時加班,「法官累,民眾評價也差」。

最高行政法院法官帥嘉寶說, 司法應視為資訊業,目標是「規範資訊」以增進社會福祉,要寫出易理解、有說服力的判決,但行政判決通常很難讀,因為法官若寫得太清楚,就會失去人民與政府間的迴旋空間,因此往往只保守地宣判「撤銷原處分」,要原機關「另為適法處分」,不敢判「應如何處分」,而難讀的判決最難寫,以致法官愈做愈累,判決也無法說服人民而日漸放棄司法。

陳志龍將司法官分為3種類型,1.是有愛心的「前瞻司法人」,看得到自己是在做前瞻性,有益釋放法治的正面能量;2.是亦步亦趨的「保守司法人」,他跟隨判決舊例、上級所定的標準,墨守成規不敢越雷池一步,扮演狗尾續貂的角色,智慧、勇氣、能力不足以做出前瞻判決;3.是負面能量的「墮落司法人」,或許因別有居心而做出反人權、反法治的乖常判決,往往成為獨裁劊子手。主張表揚好的第一種司法人,汰除另兩種司法人。

高等法院法官吳祚丞說,要營造有利於前瞻、愛心司法官存活的客觀條件,目前司法官案量過多,「醫生一天看一百五十診,你還會相信他的醫術嗎?」,且二審不少法官有種心態,為了撇清自己沒收錢,傾向於防衛性地駁回上訴以杜眾口,法官站在本位立場、而非依證據公正判案,並非國家之福。

與會法界人士,左起最高行政法院法官帥嘉寶、北科大設計學院院彭光輝、基隆地院法官陳志祥、台大教授陳志龍、商業發展研究院董事長許添財、高等法院法官吳祚丞、台北地院法官趙子榮。(記者張文川攝)與會法界人士,左起最高行政法院法官帥嘉寶、北科大設計學院院彭光輝、基隆地院法官陳志祥、台大教授陳志龍、商業發展研究院董事長許添財、高等法院法官吳祚丞、台北地院法官趙子榮。(記者張文川攝)

台大法律系教授陳志龍將法官分為三種類型。「前瞻司法人」「保守司法人」與「墮落司法人」(記者張文川翻攝)

台大法律系教授陳志龍將法官分為三種類型。「前瞻司法人」「保守司法人」與「墮落司法人」(記者張文川翻攝)

新聞來源:自由時報

陳志龍:真正百分百平反

臺灣財經刑法研究學會創會理事長陳志龍教授

〔文/溫芸、李惠芬〕

「我們必須讓每個法官獨立,且不受上級、行政機關指導,才能達到真正的公平正義。」陳志龍教授疾呼,他也一再強調,司法獨立的重要性。

陳志龍以目前外界批評行政法院的功能不彰,做行政機關的護航,而要廢掉行政法院甚囂塵上為例。因為行政法院,過度地受制於行政機關指導,不敢獨立決定。恐會有類似軍法機關被廢的疑慮。加上英美法制,沒有行政法院,其存廢,更屬司法改革眾矢之的。

他以太極門案為例,在一九九六年為假案整肅的案件,證據、金額都不是真的,而同樣的事實,在刑案審判認事用法,均認為是假案。竟然在行政法院,還可以拖上二十一年,這就邏輯思考來論,同一證據事實,不可能在刑案為假,在行政訴訟為真。

他說,相對於保守司法人沒有足夠的勇氣,做出百分百平反,而對於沒有證據基礎的假案,就直接做出撤銷原處分。這就是前瞻司法人的可貴。 陳志龍也提到,台灣的司法,在刑案,出現有認真、前瞻的司法人,為人民做出百分百的平反。但是在行政法院,則仍然在期待中。陳志龍認為,司法人地位崇高,幫人民定分止爭,在歐美倍受尊敬,而做出百分百平反的司法人,在智慧、勇氣與能力,自會在從事法官志業上名留青史。

他也以美國奧斯卡《關鍵少數》,法官就是做出改變保守做法,有直接影響人權的判斷,會是法官最夢寐以求的志業表現。

同時,陳志龍也以有比賽,才有裁判,一個好的司法判決,法官應不受任何行政權的干預。

新聞來源:自由時報

 (以上內容若侵犯您著作等相關權利,請留言舉報通知我們,我們將會盡快予以刪除。)

1 關於 “談司法改革 法官:應自治、排除人事派系鬥爭/陳志龍:真正百分百平反” 的評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