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讓稅官成為酷吏

來源:網路
來源:網路

未來台灣會走向法治還是人治國家?從考選部網站得知,國考將有重大變革。《公務人員高等考試三級考試暨普通考試規則第四條附表修正草案》,其中多項國考擬廢除民法或專業法律科目,原因是「法律科目對職務核心職能之精進具重要意義,於在職訓練持續進修養成,將更具效益,爰予刪除」。試問考都不考,怎會花時間去讀?等到在職訓練,根本捨本逐末。以稅務員為例,高等考試擬刪考民法與稅務法規,更讓稅官成為酷吏!

稅務專家葛克昌曾指出,德國的稅務員大多唸法律再當稅務人員,法律素養極高,不易侵犯人權。反觀台灣高考稅務類卻要廢除民法與稅務法規,根本是開倒車。葛克昌分析,稅捐是強制性、無對待給付性之公法金錢給付義務,平等課徵要求應更為嚴格,稽徵過程更應保護好納稅人的權益。他以美國為例,1994-1998年美國租稅改革重點在組織再造,稅務員考績不可以他收稅的多寡來衡量,甚至後來連國稅局名字都拿掉,只剩下國稅服務處。除了改招牌,還有稽徵機關官員的守則,都調整只留下「保護納稅人權益」這一條。

反觀台灣中華人權協會曾舉辦「賦稅人權大調查」,網路票選結果,「稅務機關行政權過大,任意曲解所得性質」,高居賦稅民怨之榜首。前立委羅淑蕾曾表示,稅務機關「行政權過大,拿雞毛當令箭」,「很多稅根本是莫名其妙來的」,稅捐機關說課就課,民眾財產權毫無保障。

在稅務實務界還有所謂「太上皇條款」。因為自從實質課稅原則以《稅捐稽徵法》第12條之1立法明文化之後,稅務機關常常沒有事實依據,只是因為你有經濟能力,有經濟收入,就依量能課稅、實質課稅原則開出稅單,稅務機關自己說的就算。大法官黃茂榮曾分析,實務上稅務機關常用非經立法程序、而是自訂的解釋函令向人民課稅。他舉燕窩飲料被當成清涼飲料課徵貨物稅為例,到底燕窩清涼不清涼,要不要課稅?最後也是稅務機關說了算。稅務機關還未意識到商業活動多變,稅務法律已趕不上時代需求,稅法規定並不周全。但是打起訴訟官司,稅務機關卻很少敗訴,遊戲規則一樣是補稅罰錢。

稅官法律素養不足,沒有法治淪為人治,與酷吏有何不同?酷吏除了任意曲解所得性質外,還會關起門來自己獨創七、八千條解釋函令,對人民課稅,甚至行政法院法官也聽從。葛克昌認為法官根本就不要理會這些(解釋函令),本來就不受它的拘束,這是法治國家當然的事情。在行政訴訟之中,原告是人民,被告是行政機關,解釋函令或行政法規是被告機關的法律見解,它的地位跟原告所主張的,應該是武器平等,絕沒有把它當成法律的道理。他比喻這是兩隊在比賽,規則由一方來訂是不對的,不是法治國家的根本精神。

如果稅務員不考稅法,只靠在職訓練,目前財稅人員訓練所又如何?有教授爆料我們的財稅人員訓練所,一、二十年來沒有進新書,對租稅法學不重視,只重視提高稽徵技術,對於租稅正義不管。甚至很多稅務違反正當法律程序,尤其稅捐機關不讓人看證據,證據保密不給你看,怎樣答辯?這位教授在1999年以前曾是律師,稅務爭訟都可以閱覽卷宗,很多都給看,十年後,居然不准。當時沒有行政程序法,沒有法律規定可以閱覽卷宗,如今反而不行,「不講道理的政府。」

考選部不了解稅務帶來的民怨,廢除稅務員考試專業法律科目,更讓稅官成為酷吏!

新聞來源:民報

(以上內容若侵犯您著作等相關權利,請留言舉報通知我們,我們將會盡快予以刪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