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接任人事長 施能傑就被考委洗臉/試委人數根據為省籍?黃國昌:考試委員19人太多

內閣首長。資料照片

新政府上任後,行政院人事行政總處人事長由公共行政學者施能傑出任,不過,上月26日在政黨輪替後第一次考試院院會上,施能傑卻被考試委員周玉山「洗臉」,質疑施能傑在去年立法院舉行修憲委員會公聽會上主張廢除考試院,但「施先生今日居官,而且每月將要列席考試院會,面對自己的廢除考試院,是否難以為情?」施能傑雖不在場,周玉山仍請副人事長蘇俊榮回去轉達,請施能傑深思。

周玉山說,施能傑在去年4月23日立法院舉行的修憲委員會公聽會上主張廢除考試院和監察院,將權責分別納入行政院和立法院,走三權分立制。周玉山並轉述施能傑的見解,「考試院不必對政府經營的成敗負責,卻主導政府人力資源的規劃,且不受任何責任的制衡,完全悖離憲法設計的基本原則。行政院無法規劃自己的人力資源管理,更是政府效能、競爭力的阻力,因此必須廢除考試院。」

周玉山認為,「施先生發表意見時,還是一名學者,現在已進入行政院,擔任人事行政總處人事長,他的主張變得嚴重起來,有必要在考試院會說明。」

對於施能傑說考試院「不受任何責任的制衡」,周玉山也洋洋灑灑提出6點反駁理由,強調考試院的人事、預算都必須受到立法院制約、監督,相關立法也要經立法院審議通過,同時考試院執行國家考試時,也受監察院的制衡,監委執行監試權,同時,考試權獨立行使,才能建立國家考試的公平與公信,並防止行政機關濫權,避免人事權被民選官員和政治人物操控。

周玉山認為,「如果掌握大權和主要預算的行政院,人事權不願接受考試院的監督,反而指摘考試院的存在,欲置考試院於死地,正混淆了權責相符的制衡原理,也違背了中華民國的憲政主義精神。」「如果廢除考試院,改設行政院考試委員會之類,則不但行政權過大,且助長政黨的分贓,無異開歷史的倒車。」

周玉山最後引用清朝鄭板橋家書的一段話:「汝輩書生,總是會說,他日居官,便不如此說了。」質疑「施先生今日居官,而且每月將要列席考試院會,面對自己的廢除考試院,是否難以為情?」(徐珮君/台北報導)

新聞來源:蘋果日報

試委人數根據為省籍?黃國昌:考試委員19人太多

試委人數根據為省籍?黃國昌:考試委員19人太多
試委人數根據為省籍?黃國昌:考試委員19人太多(圖片來源:民報)

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今(13)日質詢時表示,目前考試委員定為19人的法律依據,是當年以「省籍分配」的不成文規定,而日本人事院只有3人,且考試院每年人事預算約5200多萬,質疑現在還需要這麼多考試委員嗎?考選部長蔡宗珍直言,人數其實不用那麼多。

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今天邀請考試院報告業務概況、立法計畫並備質詢,黃國昌質詢時首先提問,目前考試委員19人是依據什麼法律?是憲法的規定嗎?考試院秘書長李繼玄回答,憲法並沒有規定考試委員的人數,而是根據考試院組織法(第三條:考試院考試委員之名額,定為19人)。

黃國昌詢問,1947年考試委員從11人增加至19人,立法理由為何?李繼玄說,考試院曾對此進行清查了解,外界有提及當時是以「省籍分布」等來設定,但沒有確切的答案。

黃國昌表示,他之前受邀以學者身分參加立法院「考試院人事同意權」公聽會,翻了許多文獻後,找到的唯一理由是,由前考選部、銓敍部次長徐有守在2002年4月所提出,行憲後才有考試委員,行憲以前沒有考試委員,來到台灣後,大家都知道有個不成文法「華北、華中、華南若干省,一個省一個考試委員,然後西北、東北、西南地區各一個,加起來19個考試委員,因為全國不只19個省,就這樣分配」。【註】

黃國昌追問,現在是21世紀了,還需要這麼多考試委員嗎?考試院每年人事預算約5200多萬,19位考試委員是剛剛好,還是太多?還是認為應從五權憲法改為三權憲法,廢除考試和監察院?

李繼玄指出,考試委員人數多少是一回事,目前實際的運作,19位委員是來自不同領域的精英,在合議制下發揮多元專業思考的功能,和日本的文官制相較「我們有我們的特色」。

考試委員政治酬庸?考選部長直言:人數不用那麼多

考選部長蔡宗珍回答,這可從兩個層次說明,首先,現行的考試委員經總統提名、立法院同意後就職,任期6年,將近5年後到期,她認為,無論是法律制度乃至於修憲,都應該要有保障,至於未來,不論修法或修憲,新制應對此有思考調整空間,「人數其實不用那麼多」。

銓敘部長周弘憲則說,因銓敍部是考試院下屬機關,這也不屬於其職權,不方便就此表示意見。

黃國昌強調,日本人事院只有3名人事官,台灣卻有19名考試委員,雖然日本中央、地方是分立的,但他質疑,19名考試委員有多少為政治酬庸?這樣的制度難道不應該改革?

民進黨立委柯建銘稍早質詢時也質疑,19位考試委員來自不同的背景,專業度只侷限在其個人的領域,根本就把考試委員當立法委員在做,銓敘部、考選部等3名部長所提法案,要先送考試院院會通過後才送立法院,考試委員主宰了考試院所有法案的進度及體制的變革。

柯建銘批評,考試委員有沒有必要這麼多人?功能為何?難道要一直讓讓外行領導內行?這些問題不解決,年金改革等法案根本動不了,考試委員的背景、專業都不夠,但他們可以擋法案,只是把自己領域的利益顧好,其他都在鬼扯,他認為考試委員5到7個就夠了,主張先修改考試院組織法,院長、副院長、部長一定要是當然考試委員,「然後外面再找兩個左右就夠了」。

【編按】據了解,中國在二戰後行憲,當時為顧及省籍平衡,因此,將五院中的考試院考試委員與司法院大法官名額併同處理,合計為36名,希望讓中國36省(原35省加上準備置省的海南島)都可以分配到大法官或考試委員一名,所以才將考試委員的名額定額為19人,司法院大法官定額17名。這樣才說明考試院秘書長所提為什麼考試委員只有19名,卻與中國36省分配名額有關的說法。

新聞來源:民報

(以上內容若侵犯您著作等相關權利,請留言舉報通知我們,我們將會盡快予以刪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