訴願制度失靈 黑箱作業 人權碰壁 侵害憲法

文/林歆芙

訴願

所有國家的公權力都是來自於人民的授權,因此保護人權是國家公權力的責任,當國家行政權變強勢且黑箱作業,而本應捍衛社會正義的司法權卻變成弱勢,人民沒有任何機制來保障自己的權利時,要怎麼辦?

涉及行政黑箱作業之社會矚目案件苗栗大埔案,在行政訴訟過程被揭露內政部區段徵收審議過程不合法規要求,土地徵收審議委員會平均每案花了4分鐘,審核過程草率,而學者亦指出,審議成員實際上是政府官員占多數,根本是球員兼裁判。
▲2010年國內首度賦稅人權票選活動「賦稅人權大調查」,「訴願制度只是擺著好看,行政救濟形同虛設」高居台灣賦稅人權問題第二名。

另一更令人咋舌的是,專門處理大量稅務糾紛的財政部訴願委員會,神速的平均一件稅務訴訟只花3分鐘解決,審核過程受到極度的壓縮,而訴願委員具財稅會計專業背景者屈指可數。據統計101年到103年綜所稅訴願案件審議結果,人民被駁回率從89.4%、91.9%到93.1%,逐年增加,人民勝訴率不到10%,不成比例的勝負,數字會說話,訴願會偏袒國稅局,學者專家痛批「訴願制度只是擺著好看」,立法委員質詢財政部長「自己人挺自己人」,官官相護不言而喻。

憲法真的保障人民訴願權嗎?

憲法第16條保障人民之訴願權與訴訟權,此為「有權利,必有救濟」之法治國基本原理。因此設立行政救濟制度的主要目的在防止政府違法濫權,保障人民權益。其中訴願是行政救濟一環,主要功能在糾正行政機關的違法或不當的行政處分。訴願法第一條開宗明義規定,人民對於中央或地方機關之行政處分認為違法或不當、致損害其權利或利益者,得提起訴願以為救濟。然而根據統計數字顯示,訴願會卻是偏袒行政機關,人民輸多,政府贏多,勝負完全不成比例。台灣是停留在封建威權時代?還是習慣黑箱作業?

爭議長達19年的太極門稅務案件,從稅捐機關開出稅單到行政救濟,過程可見財稅機關的傲慢與官僚積習甚深,人民處處碰壁、徒勞無功。這案件正是救濟制度為何是「失靈的制度、無牙的老虎」的標準寫照。

訴願委員公正人士比例不足

▲立委康世儒質詢前財政部長李述德時,直指財政部訴願委員會這些「公正人士」成員大都來自財政部系統本身,這種球員後來變裁判的做法「好朋友當然挺好朋友,公道放一邊!」人民如何打得過這些人?
訴願法第52條第2項明文規定:「訴願審議委員會委員,由本機關高級職員及遴聘社會公正人士、學者、專家擔任之;其中社會公正人士、學者、專家人數不得少於二分之一。」是為求公正客觀,提高訴願決定之公信力。
在太極門的訴願駁回案件中,竟有社會公正人士比例未超過三分之ㄧ,甚至有的僅佔九分之一。委員名單甚至可見財政部官員之眷屬、已退休官員。這樣的組成已違合法性與客觀公正性。

立委康世儒質詢前財政部長李述德時,直指財政部訴願委員會這些「公正人士」成員大都來自財政部系統本身,這種球員後來變裁判的做法「好朋友當然挺好朋友,公道放一邊!」人民如何打得過這些人?

前大法官吳庚亦表示,如果外聘委員未達法定比例,所作成之訴願決定,應視為與不遵守訴願法第53條多數決原則同等程度之瑕疵,構成撤銷訴願決定之原因。而財政部對太極門稅務案件所做成的訴願決定連最基本的形式正義、程序正義都沒有,更遑論實質正義與公信力。

訴願委員未依法迴避 球員兼裁判

訴願法第55條明文規定:「訴願審議委員會主任委員或委員對於訴願事件有利害關係者,應自行迴避,不得參與審議。」

如果一個有涉及利害問題的人,仍擔任裁判者,不可能會有「自己失敗」的裁判。以現任財政部長張盛和為例,他擔任台北國稅局長時,即參與太極門稅務案件之復查決定,然訴願階段,卻又擔任訴願審議委員,審議原任職機關之時所作成之課稅處分,未依法迴避,球員兼裁判,顯然人民無法獲得任何公正的裁判。

在太極門歷次訴願救濟過程中,甚至有訴願委員曾經手超過26次,而且已經做出駁回之訴願決定,已有不利當事人的定見,應予迴避卻屢次未迴避。人民如何能期待獲得公平有效的救濟?台大法律系教授陳志龍指出,「迴避」問題,本就是涉及法治國的「人事」公正程序與實質,屬最上位、最核心問題;但是如果要運用權勢,有應迴避而不迴避者,則其顯然故意牴觸法治國家裁判者之依良心、公正之基礎。

資深媒體人周玉蔻爆料總統馬英九涉嫌收受頂新兩億政治獻金,遭總統馬英九提告加重誹謗,審判長李明益表明曾擔任過總統馬英九研究助理,有師生關係,主動具狀聲請迴避。連法官、大法官都必須遵守「迴避」之法律規定,以確保公正客觀之審判,財政部訴願委員竟一再重演球員兼裁判。

拒絕人民閱卷 侵害人民訴願權

文/李誠信
「閱卷」乃當事人在行政程序及行政救濟程序上應有之權利,且為憲法所保障之正當法律程序,亦為公政公約所保障有效救濟之基本人權。

民國91年,台北國稅局對太極門弟子發函進行調查敬師禮性質,回函的206位太極門弟子,均表明敬師禮為贈與。臺北國稅局、中區國稅局竟不實登載贈與者僅9人、5人,甚至隱匿這項有利當事人的證據,沒有依法提供當事人辯明,也沒有提供訴願會審酌,更拒絕當事人閱卷,誤導訴願會做出錯誤之駁回決定,侵害訴願會之審酌權及審理權,更侵害人民受憲法第16條所保障之訴願權。98年國稅局回覆監察院調查報告,針對206人函查表,竟改稱0人是贈與。同一份資料、相同的機關,竟可為不同之認定,甚且是違背當事人真意之違法認定。

100年12月16日,台北國稅局以公告填寫申明表的方式,公開調查太極門弟子敬師禮性質。公告調查結果7,401份申明表百分之百都表示贈與,國稅局卻未依照公告調查所得之證據,違法恣意劃分敬師禮為一半是贈與,一半是學費,再度開出違法稅單、強徵課稅,且再度拒絕當事人閱卷。當事人提起訴願後,訴願會竟然也不准人民閱卷,拒絕傳訊證人,有利人民的一律拒絕,甚至訴願決定書內容照抄國稅局的書狀。

經過16次申請、24次陳情,當事人才陸續閱得隱匿重要資訊的殘破資料,但真正據以核算稅額,認定稅基的重要資料,完全沒有閱得。當事人在未閱得全部卷證,武器不對等的情形下,無疑是小蝦米對抗大鯨魚,訴願會違反憲法之程序平等,更是直接剝奪兩公約之公平審判權利。

許宗力前大法官指出,一個合理、正當的程序應包含有閱覽卷宗的權利。即使死刑確定之江國慶冤案、蘇建和案依法都准予閱卷,以利雙方攻防,才能查出真相。但國稅局及財政部屢次不准太極門依法閱卷之申請,侵害憲法所保障的訴願權。

官官相護 崩壞憲法

憲法保障人民享有訴願權,然納稅人提起訴願前,卻必須先繳納半數稅款或提供相當擔保,否則就會被查封財產、強制執行、限制出境,這個門檻不僅限縮人民的救濟權利,更明顯侵害人民的訴願權、財產權、自由權、遷徙權等,以及國際人權兩公約之公平審判、有效救濟的權利。

原本稅捐稽徵法第35條規定納稅人對稅額不服,申請復查須先繳納一半的稅款,如果沒有繳納一半稅額就喪失行政救濟的機會。這條法律經大法官第224號解釋宣告違憲,指出納稅人無法繳納一半或提供相當擔保,就喪失行政救濟的機會,等於是限制人民的訴願及訴訟權,有違憲法第7條平等權、第16條訴願及訴訟權、第19條人民依法納稅之意旨,要求相關機關通盤檢討修正,貫徹憲法保障人民訴願、訴訟權及課稅公平之原則。

然財稅機關卻虛與委蛇,只是將繳一半稅款的時間,從復查遲延到訴願階段而已,實質上仍繼續侵害納稅人的訴願權及訴訟權,架空司法院大法官解釋之效力,間接剝奪人民公平審判與有效救濟之權利。

兩公約已內國法化,財稅機關違法限制人民權益,必須受憲法及兩公約的檢驗。負責審理太極門稅冤案之訴願會組織不但違法,缺乏公正性與客觀性,更違反程序正義及程序正當性,所作出駁回當事人訴願之決定自是違法,行政法院應立即判決撤銷違法處分。

(以上內容若侵犯您著作等相關權利,請留言舉報通知我們,我們將會盡快予以刪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