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接審押人「就是不一樣」

司法接審押人「就是不一樣」

軍法官為維繫長官權威 常易偏心

洪案的桃園地院法官審判長鄭吉雄、受命法官丁俞尹、陪席法官許菁樺(由前到後),昨將何江忠等3人收押。吳詠平攝
洪案的桃園地院法官審判長鄭吉雄、受命法官丁俞尹、陪席法官許菁樺(由前到後),昨將何江忠等3人收押。吳詠平攝
【吳詠平╱桃園報導】兩度獲高等軍事法院交保的何江忠、徐信正、范佐憲3人,被移轉到桃園地院更裁後就被當庭收押,讓人覺得一般司法和軍法就是不一樣。十分注意洪案的律師石宜琳說,其實軍檢兩次抗告理由差不多,軍法官和桃園地院法官在刑事法律適用及判斷上也不應有差別,只不過軍法官往往要顧及維繫上級指揮權問題,認事用法自然不同。 洪家律師李宣毅也表示,洪案由軍法院轉一般法院,基礎未變,但一般法院每年處理案件量遠高於軍事法院,法官經驗比軍法官多,容易進入狀況,從昨天審判長問案內容就知道。

仍有串證之嫌

何江忠等3人在被軍檢收押起訴後,本月1日移審高等軍事法院獲交保,高軍檢抗告,最高軍事法院發回更裁,7日高軍院開庭仍維持交保裁定,高軍檢再抗告,而在15日《軍事審判法》修正實施後,軍法適用一般司法程序,才改由高等法院發回桃園地院更裁。 石宜琳表示,最高軍事法院與高等法院撤銷交保裁定發回更裁的理由很類似,都對沈威志、何江忠7月9日在旅部辦公室召集會議,認為有串證之嫌;何江忠交保後申辦易付卡門號及范佐憲私返542旅,動機都可議。而這些疑點昨在桃園地院合議庭也是問訊主要內容。 軍高院審判官對洪仲丘悔過處分過程與旅部會議召集也認定有問題,但從偵辦到羈押庭訊,被告已經被問過6、7次,審判官認為事實已可認定,即使日後串證翻供,也可能無法動搖審判官心證。 反而是對軍檢起訴的法條上有些不同看法。當時審判長提出何等人被依《陸海空軍刑法》對洪處以非法定種類之懲罰起訴,其中「法定種類之懲罰」,依照《陸海空軍懲罰法》規定,士官是可以處悔過處分的,因此這案是「違法懲罰」還是「懲罰過當」?軍方有所保留,因這涉及軍中人權與部隊領導統御衝突。

調查尚未詳盡

石宜琳說,《刑事訴訟法》與《軍事審判法》都有規定,偵審時發現犯罪事實達到相當程度即可羈押,況且洪案才剛開始在一般法院審理,被告仍有勾串疑慮,而且有很多地方軍檢還沒盡調查的能事,桃園地院羈押裁定是很適當的。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